【 Cog-way  in Taiwan 烏來篇 】

時光如水,以超乎想像的速度流失,上一篇的春色早已悄然逝去,在領受完地球百年來不曾有過的高溫焠煉後,日曆又已過了立秋。可恨的是陽光仍然酷烈似火,彷彿所有的思緒,都已被陽光蒸發。

生活就是這樣,總有一些撩亂人心的意外出現,讓人徬徨失措,日子偏離自己預想的軌跡,許多美好的願望,也常在瑣碎的生活中被迫改變。不過無論時光怎樣流逝,無論經歷怎樣的的風雨洗禮,總還是有一些來自心靈深處的律動,渴望繼續放飛自己的激情與夢想。因此打起精神,再度出發,各位朋友們,真是久違了。

「Cog-way」是什麼?這要從一位長得既甜美、又有著堅毅性格的日本女性─「山田美緒」(Mio Yamada)說起。山田美緒就讀大學三年級時,在完全沒有單車自助旅行的經驗下,只先在日本環島一週作為行前訓練後,就獨自一人勇闖非洲大陸。以六個月的時間從肯亞騎到南非的喜望峰,共走訪八個國家,成為第一位騎著單車貫穿非洲五千公里的日本女性,不僅體力,其過人的膽識和勇氣,均令人嘆服。

由於媒體的大幅報導,完成非洲壯舉的山田美緒已經成為日本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而「Cog-way」是山田美緒在日本發起組織的一個自行車社團,名稱的含意是希望「藉由踩踏自行車(Cog)開展道路(way)的意念向社會發聲,讓大眾瞭解自行車所擁有的力量與可能性,並透過自行車活動,超越語言和文化、宗教、思想的差異,向社會傳達倡導世界和平的訊息。」

「Cog-Way」活動,是一系列「以自行車將世界串連起來」為主題的自行車活動,已經連續兩年在日本由 Cog-Way 所舉辦的四國自行車盛會,都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單車愛好者參與。今年三月,Mio Yamada 將 Cog-Way 活動延伸到台灣,邀請數位日本車友透過騎乘自行車,來一起體驗台灣美麗的風光及多元的文化特色。

會有這次台日車友的共騎行程,緣起於森情車隊隊長 Rock 連續兩年率團赴日參加 Cog-Way 所舉辦的《日本四國單車》活動,和山田美緒及許多日本車友相處甚歡而建立起友誼的橋樑, Cog-Way 活動這次來到台灣,理所當然就由森情車隊負起接待任務。不過很抱歉的是,早在三月底的活動訊息,由於我的偷懶,遲至現在八月下旬才完稿貼出,在此要向所台日朋友們深深鞠躬致歉!

次 Cog-Way 來到台灣,扣除搭機時間,實際單車活動有四天,行程安排第一天騎到「烏來」瀑布洗溫泉,第二天挑戰「九份」山城吃竽圓,第三天悠遊「八里、淡水」吹海風,第四天將受邀參訪正在台北市舉行的「2013年國際自行車環台公路大賽。」

今天是第一天,我們規劃的路線是從台北市的大稻埕碼頭出發,先沿著《淡水河右岸自行車道》接新店溪自行車道到《碧潭風景區》,再轉新烏公路到烏來。出發之前,當然要先來張台日友好誓師大合照,從圖中的人物看起來,除了有三位日本友人比較年輕外,其他不是歐吉桑就是歐巴桑了,不過看他們人人一身勁裝打扮,就知道今天的行程對他們來說都只是小兒科。

人物介紹:前排左起 〈Rock HuangMio Yamada 和她的寶貝耕士郎〉〈Yoshiko〉〈Toshio Goda〉〈Akio Iketani後排左起:〈Steve Dan〉〈Eri DixonSerena Chen〉〈Jesse Chou〉〈Yoshio Jim Tate〉〈Marty Wolff〉〈Kingdouo Lee〉。

出發了!今早天空烏雲翻滾,所幸雨滴沒有落下,這種陰霾的天氣並不會影響騎車的心情,因為除了照片拍出來比較難看外,陰天正是騎車的絕佳天候。只見大家個個精神抖擻,帶著不滅的豪情向烏來進發,日本車友更是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位於台北市淡水河畔的「大稻埕碼頭」,早期原是平埔族的居住地,控制著淡水河航運的優越地點。清代淡水開港通商後,大稻埕也在劉銘傳的治理下成為台北城最繁華的物資集散中心,其中以茶葉、布料為主要貿易大宗,促成大稻埕往後百年的極盛繁華。

風水輪轉、時移境遷,大稻埕碼頭繁華的歲月雖已消逝,但近年來隨著台北市河濱自行車道的建設,已轉型成單車族最熱門的集合景點之一,另外每年八月在此舉辦的大稻埕煙火節,更是台北市的一大盛事。

大稻埕碼頭往新店方向出發後,天空依然無顏無色、灰濛暗淡,景色雖然沒有濃郁的詩情畫意,但今天的單車活動是一次滋生溫情和友情之旅,可以想像橋下的河水也正配合著我們踩踏的節拍在輕吟淺唱。

車隊首先要穿越這座橫跨淡水河上的「忠孝橋」,完工通車於一九八二年,橋樑已經老舊,但它卻是往來新北市三重地區與台北車站、西門町的最近通道,交通流量非常大。我有杞人憂天的毛病,每次開車經過時,常會擔心當年興建的耐震係數,是否經得起現在地牛翻身的考驗。

每個人都只是世界上的一粒微塵,就看自己如何規劃人生、勇於築夢,讓自己升騰為天上的雲彩,在天空中自由飛翔。圖中這位開朗豁達、性格堅毅的日本小姐「山田美緒」,就是最佳的典範。

大學時代就單人勇闖非洲的「山田美緒」,目前雖然已從少女騎士升格為「媽媽車手」,但仍繼續堅持著自己的單車夢想與生活。現在無論騎到天涯海角,後面總是拉著這輛嬰兒車,裡面舒服躺著一個胖嘟嘟的寶貝兒子,沒有一點腳力,還真無法勝任。看她騎行姿態仍然豐姿綽約,真是天下的媽媽都偉大。

單車專用道順著淡水河畔闢建,「淡水河」為台灣第三長之河流,也是台灣少數以「河」為名的河川,由大漢溪、新店溪與基隆河三大支流滙聚而成。主流長約一百五十九公里,流域面積約二千七百多平方公里,孕育出北台灣最繁榮昌盛的地段。

在灰暗的天空下,視野寬闊無邊,恍若置身於一片空矇飄緲之中。雖然色彩灰暗,但一股清涼微風迎面拂來,令人倍感清新舒適。偶爾飄來的雨絲,也正好滋潤我們所有的激情和渴望。我想,一個人如果沒了憧憬和夢想,就無法活出精彩的人生。

這個多年來與我耳鬢廝磨的城市,河岸空氣中夾雜著溫潤的氣息,踩踏行進中窺探著春風的暖意,使人備感舒暢。潺潺河流、水色天光,倒也是一番美妙的景致。只要心中有著燦爛無比的陽光,天空再多的陰霾自然會被驅散,因此一路上每個人都笑得很開心。

騎在前面的「Yoshiko」女士,是這次日本車友中輩份最高的人物,但車齡卻是最少,雖然小有年紀,但應付今天的行程,體力仍然游刃有餘。而緊跟在後的美籍朋友「Marty Wolff」,因公常年住在台灣,去年也是因為參加 Rock 率團赴日的四國單車之旅而結緣,聽聞這次日本友人來台騎車,當然也要共襄盛舉。別小看他歲數德高望重,早已騎著單車遊遍五湖四海,無論資歷和體力,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

在這個柔軟舒暢的日子裡,春風拂面、心情輕舞,車道沿途綠色蕩漾、景致清新。車隊騎經華江橋邊的野雁保護區,這裡雖然還屬於都會區,但除了高壓電塔煞風景外,仍保有著大自然原始的風貌。這個時節來台渡冬的雁鴨大多已陸續北返,偶見孤鳥淩空飛過,點綴著灰朦的天空。

今天尋芳河濱,處處綠意蔥蔥、生機盎然,引得每個人都情緒飛揚。快樂真是一對天使的翅膀,能舒解被生活壓抑的率真和浪漫,我們成了今天單車道上一抹亮麗的色彩,引來不少擦身而過車友們的目光。

在隊長 Rock Huang的領軍下,車隊騎經這一小段綠色隧道。至少超過一甲子的榕樹,枝繁茂,左右交織成拱,形成一把天然的綠色巨傘。在地球暖化,氣候突變,生活環境日益惡化的今天,保護自然環境已刻不容緩,能騎著鐵馬穿行這種綠色隧道,被生命的綠色所擁抱,令人感到格外心曠神怡。

車隊在從淡水河轉進到新店溪路段後,騎到這處「馬場町紀念公園」,這是一處位於新店溪畔與青年公園為鄰的園區,原為軍事管制區,解嚴後經台北市政府建設為「馬場町紀念公園」,和附近的華江雁鴨公園及青年公園連成一氣,為市民提供一處休憩遊園的好地方。我們在此停車休息,除了喝水解渴,順便為日本朋友解說一下這裡的歷史。

「馬場町」在日據時期是用來操練騎兵之處,河堤邊是國民政府遷台發生二二八事件後,白色恐怖時期的刑場。
但是現在的馬場町已經沒有當年的森嚴和肅殺,人們可以自由在這裡騎單車,欣賞新店溪河岸景觀及看夕陽。

歷史是一面鏡子,唐太宗李世民說:「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常保此三鏡,以防己過。」生命的意義,在於平等和自由、公理和正義,但願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永不再發生。

從早上出發一直睡得香甜的小傢伙終於醒了,雖然哄了半天,還是睡眼惺忪的賴著不肯下來活動一下筋骨。山田美緒這位騎到哪裡都要帶著的寶貝兒子,名叫「耕士郎」,一出生就被媽媽用單車拉著到處遊山玩水,因為能吃能睡,長得圓滾滾的。

單車無國界,森情車隊這次接待日本車友來台騎車交流,是一次寶貴的經驗。目前人們感受最為深刻的是氣候的劇變,在地球村的概念下,節能減碳已經是世界共同的語言,推廣單車活動可以讓世界及下一代都變得更美好。

單車活動只是是媒介,「友情則是最利害的武器」,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踩著自行車的親善大使」,成為「傳遞世界和平的信差」,「用自行車將世界串連起來」。

註:引號內文節錄自山田美緒著作「滿點自行車」中文版目錄。

眼前雲淡風輕、天高地闊,紅色的單車在灰濛的天空下,烘托出一種頑強生命力的象徵。在如流水的時光歲月中,生命只是匆匆過客,讓心自由飛翔,是我由衷的嚮往。在馬場町紀念公園短暫的停留,體味動與靜的交融,更能觸動心靈幽微的敏銳處,去發現生活周遭不一樣的精彩。

左邊的「Steve Dan」是台灣單車達人,曾帶領森情車隊走訪《新埔柿餅•關西祠堂》,只是今天穿著 Cog-way 車衣,與右邊的「Toshio Goda」同樣因參加日本四國單車之旅而結識。由於兩人年紀相仿、興趣相同,因此特別相互欣賞,今天能在台灣再度重逢,真有聊不完的話題。

我一度很納悶,這兩人為何能語言暢談無阻,後來才搞懂,原來 Steve Dan 娶了個日本華僑,而 Toshio Goda 曾在上海工作多年,是個中文通。

三月正是春暖花開的時節,車道沿途到處都有令人雀躍的驚喜。春的氣息溢滿空氣,春草碧綠、生機煥然,波斯菊搖曳著婀娜的身姿,傳遞著春天的繽紛色彩。在充滿生命的荒郊曠野,即便是山花野草,也能舞動出美麗動人的景致。

生活在喧囂的城市,享受安寧已是一種奢侈,用心去觸摸大自然的脈動,陽光雨露、奇花野香、鳥語蟲鳴,自然界的一景一物,都是最純真、最真實的,都能導引人們心靈無限的幻想空間。

經過約五十分鐘的騎程,一行人來到位於公館地區的「自來水園區」,這是車道沿途著名的休憩景點之一,因此停下來為日本車友解說一番。

《自來水園區》係利用公館淨水場既有空間,修建包含自來水博物館、水鄉庭園、管材雕塑區、水資源教育館、兒童親水區、小觀音生態登山步道等設施,是一處兼具人文、歷史、教育與娛樂的遊憩景點,非常適合親子同遊的好去處,同時也是新人婚紗攝影、戶外教學的最佳場所。

有著日本女性溫婉柔美風韻的「山田美緒」,卻是從少女時代就夢想騎單車環遊世界,而至今也已經完成了許多願望,騎過古巴、厄利垂亞、越南、印尼、中東、絲路、美國加州……等多個國家。台灣更早在她大學時期就曾來環島一周,後來又陸續幾次來台旅遊,因此對台灣其實並不陌生。他的先生〈Kohei Yamada〉曾是日本來台的交換學生,在台灣師範大學研習過中文,好像冥冥之中跟台灣有特殊的因緣。

今天這小傢伙雖然不騎車,但 Cog-way 專屬車衣穿在身上,讓他搶盡風頭,真是卡哇伊!一舉一動都引得大家的注目,遇到一些不認識的車友也都爭相逗玩。

細小柔弱的幼苗,經過歲月磨歷就能長成傲立曠野的大樹,這小子從一出生就天天跟單車為伍,可以想見將來一定是個頂尖的單車健將。

景點不錯,因此再來張台日親善大合照,找到幫手掌鏡,終於讓我搶進畫面,雖然小腹微凸,還是讚啊!

拍完大合照後,車隊繼續展開行程,馬上遇到公館水岸另一個醒目的地標,呈蛇狀線形的「水源快速道路新店溪橋」從頭頂凌空穿越。紅色橋墩、紫色橋體顯得光鮮而亮麗,加上橋下綠帶的配置,大為降低了高架橋本身生硬粗重與壓迫感,提供了極佳綠蔭效果與休憩活動的舒適感。

過了這一小段斜坡,車隊就已經來到新北市新店區,輕鬆掌控踩踏節拍,這一丁點斜坡連衝刺都用不到。每個人都有潛藏的獨特天賦,看看這幾位女士的騎車功力,就知道女人的骨肉,絕非像賈寶玉所說,是用「水」做的。

新店溪自行車道是條能輕鬆悠遊的車道,沿著新店溪兩岸木棧道、柏油路、地磚路交錯出現。車道起伏不大,以碧潭為起點,從左岸循吊橋下的單車道前行就可達這處新闢不久的「陽光運動園區」。兩岸車道藉由圖中這座「陽光橋」串連成環狀遊憩系統,沿途綠草如茵、風光旖旎,騎鐵馬御風而行,是暢遊新店的絕佳途徑。 

車隊在騎到新店地區後,經過一早的陰霾,天空已經有所變化,偶見幾縷陽光從雲隙中展露光芒,氣溫也逐漸升高,眼前依然是充滿生機的翠碧,遠山籠罩在一片蒼茫霧靄中,這沒有偽裝、不用雕刻的大自然,身處其中,讓人不自覺充滿輕鬆和自在的心情。

一行人從出發經過一個半小時後,終於騎到北台灣老牌的「碧潭風景區」,陽光也已經完全露臉,我們將在這裡逗留較長的時間休憩賞景。

眼前這座國道三號橋樑是碧潭的現代奇景之一,長八百五十公尺的弧形拱橋,主孔跨徑長達一百六十公尺,是台灣目前最長的預力混凝土箱形橋樑。不過極具現代流線型的橋樑憑良心說我並不太欣賞,總覺得它像一座水泥怪獸橫亙在廣闊的天空,除了夜晚打上彩色燈光有點看頭外,白天看來實在有點礙眼。

還好調個頭後,景觀丕變,碧潭風景區最具代表性的景物,是畫面中這座建於一九三七年的「碧潭吊橋」。當年由於造形優美、獨具特色,使碧潭增添無限風情與魅力,而被名列「台灣八景十二勝」之一。時至今日,它仍是新店的地標,也是目前世界僅存的「鎢鋼球軸承」吊橋。

不過,這座歷史悠久的吊橋差點就不敵建商殺手,去年因碧潭東岸進行都更計劃,二十六層的高樓建物離吊橋基座僅一公尺,新北市政府考慮拆除改建,而引發多個民間團體抗議,要求政府將其列為古蹟。所幸新北市古蹟審議委員會最後做出決議,確定將碧潭吊橋名列古蹟保留,拆除危機才告解除。

早年在台灣演繹過一場盛世繁華的「碧潭風景區」,白天山光水色、景致明麗秀朗,夜晚則情境夢幻迷漓,是培養戀情的最佳場所,因此承載了許多人的甜蜜往事,不過時移境遷,曾經一度被國人所遺忘。近年來由於台灣單車活動盛行,拜大台北地區河濱自行車路網建設之賜,才又鹹魚翻身,成為遊人如織的觀光景點,真是印證了風水輪流轉的千古法則。

這座造形優美,讓許多人萌生懷古幽情的吊橋,橫越碧潭兩岸,有如長虹懸空,點綴於青山綠水之中,使碧潭的水岸景觀增添無限風情。吊橋下廣闊的水岸休閒區,提供多功能遊憩項目,無論垂釣、漫步、划船,或只是閒坐吹風,都是不錯的選擇,這裡不僅是喜愛親水民眾的絕佳地點,也同時讓人欣賞到河川之美。

踩踏單車這種獨特的旅遊方式,成就了每個人不同的人生體驗,透過不同國界的自行車交流活動,可以超越語言和文化、宗教、思想的差異。就像山田美緒在自己所寫的「滿點自行車」一書中所說:「人與人之間若能不吝於共享笑容與愉快的時光,彼此尊重、相互體諒,相信地球一定會變得更加和平、快樂!」

日本友人來到台灣具代表性的景點,當然要多拍些照片留下美麗的回憶,因此再次來張台日友好大合照。隊長 Rock Huang 秀出去年率團前往日本參加四國單車交流活動時所特別訂製的布條,Cog-Wayy 在日本四國「以自行車將世界串連起來」為主題的自行車活動,台灣不但沒有缺席,而且還是參加人數最多的國家團體。

一行人在碧潭風景區遊憩一番後,再度出發往今天的目的地「烏來」邁進。離開碧潭後,車隊將離開封閉型的河濱自行車道,轉進到一段車多吵雜的台九線公路,在行經碧潭渡船頭前的這一處迂迴路段,還是到處綠意盎然、生機一片。

「生命不止需要長度,更需要寬度。」近幾年來,在台灣騎乘自行車環島已經成了旅遊新顯學,只要騎上單車,揹上簡單行囊,去體會這美麗島嶼的山海景致,感受挑戰上下坡的艱辛與喜悅,用心發掘旅途中的人文自然景物,就能擴展出自己的人生新視野。

在離開碧潭風景區轉進到台九線公路前,必須先爬上這一段約五十公尺長的陡坡,來過的車友都知道是有點挑戰性。但是既然騎著單車旅行這類的磨難不能省略,那麼只有沉著的面對。不過這樣的坡度對這兩位身經百戰的歐吉桑來說,在氣定神閒笑之間,就輕鬆搞定。

這是今天車隊碰到的第一個具挑戰性的陡坡,除了我是提前推車上來以外,其他沒有人被眼前的挑戰嚇倒。 Mio Yamada 僅管單車後面還拉著個小胖囝,仍然臉不紅、氣不喘的輕鬆騎了上來,從那一派安穩從容的神情,可以看出她的腳力真是「斯勾伊!」。

離開碧潭又騎了一段車水馬龍的台九線後,車隊轉進到新烏公路(台九甲),這時天氣已經轉為晴朗,藍天高遠、白雲悠悠,陽光灑滿大地,似乎要擁抱整個世界。

再往烏來方向前行約一點五公里後, 逐漸進入山區,我們將在這個小岔路口轉入右側的永興路,順著小粗坑水岸道路經直潭淨水場、廣興溼地後,再跨越燕子湖的廣興橋回到新烏公路,雖然有點繞路,但這是一條與塵世喧囂隔絕的水畔路徑,不但依山帶水、景致清幽,而且可以避開一大段新烏公路吵雜的車潮。

一轉進永興路不遠,在經過第一座橋前矗立著這棟已有百年歷史的「小粗坑發電廠」,最好不要騎太快,否則就會一閃而過,和它失之交臂。

這棟興建於一九O五年的發電廠,已經歷了百年風霜,為台灣現存仍在運轉的最古老水力發電廠。巴洛克式的紅磚建築至今保存原樣,古典優雅,散發著歷史的豐采,這是當年日本殖民政府利用新店溪上游發展水力發電的現代化基礎建設之一,極具台灣開發史的意義。

車隊在過了發電廠後,就接到小粗坑路,這裡與新烏公路的車輛往來頻繁相比,簡直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眼前山水融合遠離喧囂,有清脆的鳥鳴迴盪在耳際,溪流襯托著青山的翠綠和天空的蔚藍。車隊就這樣倘佯在山林水岸之間,一路指點山水,與綠色大自然親密接觸,可說是一趟尋訪台北市郊的桃源祕境之旅。

車隊經過這處河流呈U字型,名為「灣潭」的地方,停在路邊就可眺望灣潭及後面的灣潭山,眼目所及之處,雲,隨風而飄,水,隨形而流。這緩緩流淌的溪水,沒有海天相接的蔚藍豪邁,但遙遠天際的散淡雲影,讓我想起泰戈爾的這句詩:「鳥兒願為一朵雲,雲兒願為一只鳥。」

真是的,這鳥和雲可說不懂自己的生活情趣,反觀我們騎著單車旅遊,就能走遍天涯海角,除了飛不上天外,還有什麼不能隨心所欲的?

一路山環水抱、清雅幽靜,生命力處處躍動,蟲鳴鳥叫,交織成大自然的美妙樂章,盡收眼底的風情物象,讓人目醉神迷,忘了旅途的疲憊。

Mio 沿路相機喀嚓個不停,有一句老掉牙的話還是拿來說:「生命不是一場賽跑,而是一次旅行,比賽在乎終點,而旅行在乎沿途的風景。」

騎行在小粗坑路這山水長廊,拐彎處景色轉眼迥異,扭頭時則峰迴路轉,雖然談不上是雄偉壯麗的山川景色,但就在這轉折起伏之間,一行人還是感受到穿行在山巔水涯的愜意。一個人的旅途,只能與孤獨相伴,但今天台日車友相聚聯歡,我們永不拒絕這種共同踩踏的快樂!

小粗坑路這個髮夾彎後,車隊一個大右轉接往直潭路,選擇往直潭淨水廠的方向前進,我們將繞過淨水場後再經廣興濕地續往烏來

追尋快樂和友誼,正是我們共同來到這裡的原因吧?今天每個人都抱持著單純的輕鬆和隨性,既然在路上,就要盡情揮灑自己的熱情和活力。而這原本幽靜寂寥的山道,也由於我們的到訪,憑添了幾許歡聲和笑語

來到直潭淨水場後,車隊暫停小憩。「直潭淨水場」是台灣也是東南亞最大的淨水場,供應著大台北地區三百萬以上居民的用水,淨化水質已達可以生飲的標準,但因屬重要的民生飲用水源,除學術教學單位外,並未對一般民眾開放參觀,因此我們只能停在門口休息。

雖然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但我們今天不是為趕路而來的,單車旅行要秉持隨心隨性、淡定從容的心情,才更能體會旅途中的美妙之境。

現在無論走到地球哪個角落,低頭族無所不在,日本朋友來到台灣也不例外。這讓我想起最近看到的一則笑話:「現在這世界上最悲慘的事是我對你說我愛你的時候,你在手機;我說我恨你的時候,你還是在手機 ……」

車隊在淨水廠短暫休息後,緊接著轉入小坑路,路徑仍穿行在蜿蜒起伏、綿亙逶迤的山間。這條小坑路原是舊台車道,為早期運送烏來、廣興山區木材、煤礦等物產的主要通道。這座僅存尚未拆除的舊台車隧道,僅容小型車輛通行,經過時可以感受到當時台車路線狹窄的空間尺度。

在從直潭淨水場轉進到小坑路後,道路暫時遠離水岸,穿行在崎嶇的山區之間,過了舊台車隧道後,景致再度豁然開朗。接著來到這處位在新店溪上游屈尺壩與直潭壩之間的「廣興濕地」,環境清幽雅靜,空氣中只有靜謐與安詳,這是值得停車一憩之所在。

由於直潭壩的水位控制,廣興地區終年水流穩定,加上水源保護區的開發限制,讓這裡得天獨厚的留下更多青山與綠水,也讓曾經在台灣瀕臨絕種的猛禽「黑鳶」,找到了一片有足夠生態縱深的棲息環境,得以休養生息繁衍族群。根據鳥會的調查,在此共觀察到三十五科、八十七種野鳥,鳥類生態資源可說相當豐富,因此成為北台灣賞鳥的最佳去處之一。

雖然「山田美緒」現在已為人母,但仍保有當年的憧憬和期待。在這樣清幽之地駐足觀望,任心靈神馳遐想,一顆漂泊的心,似乎已飛向更遠的地方。日本女人因為細緻的外在與深厚的內在而獨具風采,還有什麼樣的風景比這一刻更動人?

走過萬水千山,行遍天涯海角,山田美緒總是秉持這樣的信念:「與任何人的相逢,都是旅行中最美好的記憶,人與人的邂逅,豐富了旅程。雖然不是期待中的相會,即便是萍水相逢,要讓它成為什麼樣的緣份,也都由自己決定。保持開心期待的心情,不忘記尊敬對方並心存感激,因為自己是從外地來的旅人。」

註:引號內文節錄自山田美緒著作「滿點自行車」中文版古巴篇。

這裡魚產豐富,肥美的土產鯉魚被在地阿伯手到擒來,連釣竿都用不到,想想那些被我塵封已久的高檔釣竿,真是汗顏!

路過新店溪上游的屈尺壩,清澈的河水流淌至攔水壩後形成一列整齊的水瀑,雖然人工化了點,但也有幾分澎湃可觀之處。旅行,不應只是走馬看花的與沿途的景致擦肩而過,也該適時停駐腳步紀錄下其中的點滴印記。

綿延的群山及河谷,明媚的山光水色,伴隨著我們一路來到「燕子湖」,騎過這座才改建不久的「廣興橋」後,車隊將再度轉回到新烏公路。

新店溪上游的兩大支流南勢溪與北勢溪,於龜山附近匯流後,由於下游電廠水壩的興建,造就了許多美麗的湖潭,燕子湖便是其中之一。由於湖面遼闊,兩岸青巒疊翠,常有燕群盤旋此處,因而得名。燕子湖與屈尺壩相接,河岸邊有幾處烤肉露營區,假日常充滿戲水遊樂的人群。 

不過,車隊在騎經廣興橋準備轉回新烏公路時,竟發現日本車友雇用的遊覽車停在橋頭堵人,看來事有蹊蹺。果然,隨車導遊要求我們連人帶車全部上車,因為時間已過了中午,如果以我們這種悠遊慢活的騎車方式,恐怕下午兩點還到不了烏來,一定趕不上和飯店約定的用餐時間。

由於這次日本車友來台行程,除了單車路線規劃及陪騎由森情車隊負責外,食宿交通都委由旅行社包辦,今天預計在烏來的午餐也早由旅行社安排妥當,而遊覽車會跟著開到烏來,原只是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還真是派上用場。

雖然每個人心中百般不願,覺得還騎得意猶未盡,但排定的時間行程就是如此,大家也只有聽從導遊的安排,連人帶車改搭遊覽車趕往用餐地點。還好,想到從廣興橋頭到烏來的這段台九甲線新烏公路,除了車多,公路景觀也無驚豔之處,而且下午回程還會經過,大家也就釋懷了。

遊覽車果然跑得比單車快許多,不過一眨眼工夫就開到了「烏來風景區」,從車窗往外眺望,只見烏來地區晴空艷陽、碧水藍天,四周群峰環繞、山巒疊翠,令人心胸也隨著眼前的青山綠水而遼闊悠遠。

「烏來」是台灣北部著名的山地鄉,以泰雅族人居多,位於南勢溪和桶後溪的交匯處。兩側山峰高聳,溪流蜿蜒而過,形成峻秀的山水美景,以溫泉、台車、瀑布和雲仙樂園等成為著名的觀光景點。「烏來」地名為原住民泰雅族的用語,意為「溫泉」。當地原住民利用南勢溪兩岸湧出溫泉之河床為其天然洗澡池,故烏來溫泉從發現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

今天由旅行社為我們安排的中餐,就訂在烏來瀑布正對面這間溫泉渡假飯店內的「泰雅創意餐廳」,渡假飯店內的設施充滿了濃郁的泰雅原住民風情。這間飯店除了住宿泡湯,還附設有精湛的大型原住民歌舞劇場,是許多外籍遊客到烏來旅遊必定安排的參觀行程。

飲食是一種文化,更是友情交流的最佳媒介,今天我們吃的是泰雅族風味餐。由於騎車很花體力,因此每道菜上來馬上一掃而空,連我都只顧吃而懶得拍菜色為大家介紹了。不過我記得有一道湯很受歡迎,是用泰雅語叫(馬告)山胡椒燉煮的排骨湯,據說是泰雅族人的「威而鋼」,因此在座每位男士都連喝了好幾碗。

這家泰雅風味餐廳因正好位在烏來瀑布的正上方,因此在餐廳用餐時,還可以同時觀賞到烏來瀑布的雄姿。從瀑布上方飛越的纜車,點綴著青山綠水,與瀑布同為烏來代表性的地標,也是俯瞰瀑布的絕佳位置。

遺憾的是,時常看來都是噴珠濺玉、飛流直瀉的壯美瀑布,偏偏今天陪著日本友人來訪時,卻是一幅纖絲細縷、無精打彩的模樣,看了真令人洩氣,如果再不來點雨水的滋潤,恐怕要變成天使的淚滴了。

飽餐一頓後,大家在瀑布前合照留影,證明到此一遊。

懷念,是很容易發生的事,照片,提供了歲月生活凝固的記憶。記得有這麼一段話:「生命中有一些人與我們擦肩了,卻來不及遇見;遇見了,卻來不及相識;相識了,卻來不及熟悉;熟悉了,卻還是要說再見。」這是難得的機緣,以後要再相會,真不知是何年何月……

遊客來到烏來,除了看瀑布坐纜車,再來就是逛老街買藝品。走過烏來老街上的「攬勝橋」,可見街上的商店不論是美食或是手工藝品,都充滿濃濃的原住民特色,別具一番風味。每到冬季泡湯及賞櫻旺季,整條老街人聲雜沓,瀰漫著溫泉蛋、山豬肉、小米香腸、竹筒飯等原民美食的香氣。另外,小米酒、小米麻糬等特產,也是很熱門的伴手禮。

日本人是最喜歡泡湯的民族,來到烏來,當然不能錯過有「美人湯」之譽的烏來溫泉。但今天氣溫實在炎熱,我們幾個台灣人全都興趣缺缺,因此就由導遊帶領他們在老街上找一家湯屋,體驗台灣泡湯文化,也放鬆一下疲憊的身體。

現在台灣人流行的泡湯文化,大多是穿著泳衣一堆人泡在大眾池內,但日本人泡溫泉習慣都是裸湯,不能跟進去拍攝,因此就利用這段等待空檔帶大家參觀一下烏來老街上的「泰雅民族博物館」。

「烏來」原本是泰雅族人的生活部落,是烏來真正的主人,「泰雅民族博物館」是一棟原住民紅白織紋圖案環繞的建築,牆面正上方的巨型原住民雕塑,是泰雅祖先「亞維•波納」的容顏,象徵祖靈護守著烏來秀麗山水。

泰雅族的族名「Atayal」,原意為「勇敢的人」,一般分為泰雅與賽德克兩大語系族群,分佈在台灣北部中央山脈兩側,以及花蓮、宜蘭等山區,其居住地域內的高山相當多。河川地則有新店溪、南勢溪、秀姑巒溪等,就人數而言,僅次於排灣族,為台灣原住民族中的第三大族。

早期泰雅族人的狩獵分為團體行獵和個人行獵兩類,以團體為主,個人行獵必須遵守團體行獵共同的狩獵原則,獵獲物則大家平均分配。出發狩獵時,常會用鳥的叫聲 Siliq 來占卜,狩獵方式包括有武器獵及陷阱獵,武器獵時常用獵狗或焚燒林木驅趕野獸。

泰雅族的用物器具以就地取材的木、竹、藤、麻等基本材料。木器以挖樹幹製的木桶、臼、蒸籠及織布的織機最常見。竹器除了弓、箭、矛等武器及其它農、獵具外,還有打通竹管的儲水器及削竹而成的口琴、笛等樂器,竹藤混編器有籃、帽等物,麻線可織成各種網袋,用途極廣。

泰雅族是台灣原住民中織造藝術最高的族群,泰雅族少女大約在十三、四歲就要學習織布,泰雅婦女必須熟練主要紡織技術才有資格於兩頰刺青,成為完美女人。傳統衣料都以苧麻為主要材料,再搭配有色毛線,或以貝珠裝飾,惟因居住環境、語言差異及地域的隔絕,不同地區的布匹色調有很大的不同。

紋面對於泰雅男子而言,是成年的標誌也是勇武的象徵,對於女子,則是善於織布的標記。泰雅族男性在額頭及下巴刺縱紋,女子在額頭也刺縱紋,環繞雙唇並往左、右耳際刺頰紋,男子須獵獲人頭後方有刺頤紋的資格,女子則需學會浮紋上衣的織法才有資格刺頰紋。事實上,除了美觀、避邪,代表了女子的善織、男子的勇武以外,紋面也是泰雅族死後認祖歸宗的標誌。

台灣少數民族中除了蘭嶼的雅美族外,都擁有稱為「出草」的獵頭習俗,各族差別僅在積極與否而已。其中最頻繁者為泰雅族,每逢秋收後必行集體獵頭,不僅出草殺人,更收藏敵人首級,認為如此敵人之靈魂將成為部落一員,因而是壯大自己、削弱敵人的重要行動,人類學上稱此為「髑髏崇拜」,自從日據時代嚴禁出草才中止了獵頭習俗。

參觀完泰雅民族博物館後,日本車友也泡湯完畢,看他們出了湯屋後個個神清氣爽、腳步輕鬆,想必早上的疲憊已完全獲得紓解。現在時間是下午三點半,因此大家準備踏上回程。

一行人在走回遊覽車途中,剛好要穿過這棟才新建不久的「烏來立體停車場」,看到裡面附設的這處單車專屬停車位,設計新穎前衛,既然和我們這些單車族有切身關聯,不免要停下來參觀一下。

這座耗資一點七億元興建的立體停車場,曾獲得「國家卓越建設獎最佳規劃設計類金質獎」,現在已成為烏來地區的指標型建物。除提供數百個汽機車停車空間外,還有二十四個配備電子鎖的自行車保管櫃,不但完全免費,還同時貼心提供茶水及淋浴設施,真是單車族的一大福音。

從遊覽車卸下單車整裝後,車隊即將循原路踏上回程。由於從烏來回到早上的出發點,還算是有一段距離,因此我們計劃中途不再多做停留,希望能快馬加鞭趕在天黑前回到大稻埕碼頭。除了我以外,這批人個個都是單車強將,一聲出發令下,每個人全如脫疆野馬,一溜煙就在我眼前消失得無影無蹤。

傍晚六點,車隊如期趕在落日前騎回大稻埕碼頭,不過夕陽被厚重的雲層所遮蔽,天空一片灰朦。今天無緣讓日本友人見識到《大稻埕落日》的絕美景色,每個人只能以自己的心情去領略它的風姿,想像它獨有的風采。

經過一天的單車旅程,大家並沒有滿身疲憊的風塵,只有旅途中的驚喜和感動仍然縈繞於胸。這次日車友能共騎聯誼,是一次難得的機緣。我想,只要彼此心裡都駐守著一顆誠摯的心,即便只是短暫的旅程,也是生命中最美的相逢。

生活是一種心態,無需刻意,隨心隨性、且歌且行。如果沒有懷抱一份閒適的情懷,就會與許多美好的事物擦身而過,也就難以迸發出足夠的生活熱情。與其平淡的過著如水的光陰,不如為自己的生活擦出靈動的火花,在生命的每一段里程裡,刻下美好精彩的印記。

就像 Mio Yamada 在《滿點自行車》書中所說: 「就從自己能做的部分開始跨出一小步吧,雖然只是一小步,卻蘊含了無限可能,邁出步伐,前方的路也將豁然開朗!」

參考引用資訊:《 新北市觀光旅遊網 》

Canon EOS 7D   2013/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