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尾公路花園單車遊 】

「勝日尋芳泗水濱,無邊光景一時新;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朱熹

仿佛是突然間的事,天氣已經褪去一身的蕭瑟與寒意,春回大地、萬物復蘇,處處煥發著鮮活的生命力,這時如果不出遊,未免辜負這風光明媚的大好時光就連白居易也說:「逢春不遊樂,但恐是癡人」,因此,森情車隊這次帶大家來到全台最大的花卉產區:「田尾公路花園」,一起追逐明媚的春光,為生活增添鮮豔的色彩。

位於彰化縣田尾鄉的「田尾公路花園」,總面積約三百五十公頃,是台灣最大的花卉、盆景、苗木生產專業區。由於田尾鄉長年日照充足、氣候溫暖,加上濁水溪下游的優良土質,因此孕育出台灣最美麗的花卉產業,其生產數量、種類均居全台之冠,素有「花的故鄉」美稱田尾公路花園是台灣農業轉型為觀光產業很成功的典範,也同時帶動了彰化縣休閒產業的發展。因為整個花卉產區就緊鄰台一線縱貫公路旁,所以被取名為「公路花園」,進入園區內,映入眼簾的盡是花園與苗圃,繁花爭奇鬥艷,遊客賞花、摘花,是逢春遊樂最好的去處。

生命,在四季更迭中不停地轉化與延續,大地,也在睡了一冬的蕭瑟與萎靡後,再度呈現生機蓬勃的景象。春天的溫暖與和煦,百花因春而爭艷,山川因春而明媚,這時正是出遊的大好時光,就讓我們一起騎上自行車,去追逐那燦爛的陽光,感受大自然無所不在的生命力,在春風吹佛中,享受一番別樣的輕鬆與愜意吧!

今天陽光普照、春風和煦,這春暖花開的時節,是擁抱大自然的最佳時機,就等著一顆熱情的心來享受它的美好,同時也引人詩意大發,讓我又聯想到杜甫的這句:「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真是把京城近郊人們春遊踏青的盛景描寫得淋漓盡致。

們森情車隊也有三位麗人,雖然已經是歐巴桑,但無論精神、體力、心態都還不輸年輕姑娘,今天被我帶到這一派花團錦簇、春意盎然的田尾公路花園,果然個個興致盎然,心花朵朵開,看來今天就算騎得再遠,也沒有人會喊累。

今天藍天澄碧、白雲悠悠,到這裡騎自行車遊園,起點是這處名為「怡心園」的親水公園,就位在田尾公路花園停車場旁。園區內有座特殊的七彩音樂噴泉,夜間有美麗的水舞與燈光表演,夏日時還有戲水區供民眾消暑。園內終年花木扶疏,擁有翠綠的草原、小橋流水與藝術造景,適合作怡情養性、闔家休閒活動,也是親子教學的好場所,但因為單車不能牽進去,因此我們只在門口拍張照就走人。

彰化縣田尾鄉堪稱是台灣最「花」的一個小城鎮,園區內單車路線主要分為兩條,一條為約三公里長的形象商圈路線,另一條為用來欣賞田尾花卉及採花樂趣的九公里長路線,沿途種植的花卉種類及顏色多到讓人眼花撩亂、目不暇給。雖然春天是最佳的賞花季節,但其實一年四季無論何時到田尾公路花園,皆可觀賞到繽紛的花卉及造型優雅的苗木盆栽與奇珍異草。

春的腳步輕盈而來,春風也就那麽不經意地吹過來,溫暖和煦的天氣,讓我們行程一開始,心情就如東升的旭日一樣美好歡暢,今天大家一定能盡情體驗自行車騎遊帶來的無限快樂。

田尾公路花園觀光環園道路雖說有規劃自行車道,但其實都和一般汽車道共用,由於這裡是全台最大的花卉苗木集散地,因此來往機動車輛非常繁忙,加上園區道路並不寬廣,假日時賞花人潮、車潮常擠成一堆,因此要特別注意行車安全。

田尾公路花園除了有傳統園藝業者、景觀規劃設計者和資材供應商外,還有花卉園藝景觀餐廳,提供精緻餐飲服務,讓遊客到這裡除了賞花買花之外,亦可置身在如詩如畫、溢著花香的綠蔭花叢間,愉悅的享用咖啡和美食。

園區內這間歐風建築咖啡館,外觀有義大利的南島風情,提供精緻套餐和下午茶,兩層樓的建築,內部裝璜講究,一樓有精緻的用餐環境與吧檯,二樓陽台能居高臨下眺望田尾的鄉村景色,賞花之餘來此歇腳、用餐,有如置身花園中,別有情調。

春天有著蓬勃的生命力,春日在「田尾」,暖意融融、花卉競開,美麗,觸手可及。在這裡,彷彿一切浮華塵煙,已逃離得乾乾淨淨,多了一份美麗、一份恬靜和芬芳,讓人渾身感覺是那麽的舒暢自在。

這是一家專門經營景觀設計的公司,本身庭園造景典雅,清新而浪漫,是最佳的活招牌,同時還利用漂亮的庭園兼營咖啡座。由於我們來的時候太早,還沒開始營業,如能在這裡喝杯咖啡,尋找喘息的空間,讓自己的心靈覓得片刻寧靜,實在是一種幸福。

一進入田尾公路花園,到處都可以看到花團錦簇、五彩繽紛以及亮麗的花海,台灣因春冬氣候穩定,所以花卉產量在春冬二季達到最高峰。花草也是有生命的物種,花卉有各自喜歡的季節,選擇季節性花卉不但品質較佳、價格便宜外,還有機會到休閒自助採花園區體驗採花的樂趣。

嬌艷繽紛的各種花卉,姹紫嫣紅美不勝收,更加渲染出春滿人間的萬千氣象五顏六色的花卉,令人眷戀徘迴。焦躁的心,嗅不到從容嫻雅的花香,在這裡放慢腳步,總有一種花能讓你迷醉其中。

天生萬物,各有其性,花卉也不例外,田尾公路花園區內盆花雖然在春、夏、秋、冬不同季節推出當季花品,但花農以溫室栽培及品種改良技術,也能在任何時候都能培育出非當季的花卉,讓來此賞花、購花的遊客能一次購足,可說是全台最種類齊全的買花勝地。

田尾鄉是臺灣菊花生產規模最大、種植品類最多的地區,年產各種菊花達四千萬支。菊花是日本國花,日本的國徽就是菊花圖案,因此日本人對菊花情有獨鍾,田尾所產的菊花以外銷日本為大宗,每年為國家賺進可觀的外匯。

在台灣,夜間開車途經高速公路彰化田尾路段的時候,廣袤的田野間燈光如晝,形同不夜城的景觀,是每個駕駛人最感到奇特的印象。田尾的「電照菊花」是全台惟一的花田美景,菊花屬於短日照植物,如果加強照明會抑制開花,且讓花莖高肥豐滿,提高切花的品質,田尾花農利用燈照控制菊花的開花期,來調節菊花產銷的供應,深夜開著百燭光燈泡,田園裡的花海,串排的燈海成為田尾鄉獨步全台的特殊景致。

菊花高潔素雅秀美臨風,歷代文人墨客對她情結纏繞、吟詠極多,最有名的非陶淵明莫屬,他的一句:「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不但讓菊花的名氣歷經千年而不衰,菊花也成了超凡脫俗隱逸者的象徵。至於元稹的:「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及鄭思肖的:「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皆寓有深意,是對菊花高潔操守、堅強品格極盡讚美。

實在自然界,春天並不是菊花盛開的季節,而是在落葉飄零、風霜肅殺的秋冬才獨領風騷,也因此才會有蘇大文豪:「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的千古名句。不過,菊花碰到現代花農改變日照條件後,花期全亂了套,在田尾一年四季都有菊花供應。

只要是跟花草樹木有關,田尾公路花園應有盡有,據說台灣每三棵路樹,就有一棵是從這裡賣出去的。公路花園區內沿途都有導覽路,不致於迷路,騎單車遊園只要半天即能逛完全程,但仍需留意來往車輛,這裡貨車很多,只有依循導覽標示路線騎行才會盡興與安全。

會在這裡停下腳步,除了看路標研究路線外,也是被圖中這三棵「緬梔」所吸引,這種在台灣俗稱「雞蛋花」或「鹿角樹」的樹種,原產於熱帶美洲,屬於落葉小喬木,樹幹能長到這麼粗大,實在很少見。緬梔在冬天葉子幾乎全會掉光,但只要天氣回暖,新葉就會快速長出。從每年四月開始一直延續到年底,雞蛋花都能不稍歇息地含蕊吐芳,雞蛋花的香氣四溢,枝幹造型優雅,在台灣一直是人氣很高的庭園樹種。

騎著單車在園區內閒逛,只見繁花麗色,各有艷態嬌姿,只能用胭脂萬點、佔盡春風來形容。這種處處春光盎然的景象,充滿了青春的悸動與綻放的激情,倘徉其中,真有著數不盡的風情。

花總是以她的千嬌百媚展現給世人無窮的韻味與想像,引得文人騷客喜歡選擇它作為筆下抒情感懷的主角,今天我們騎著單車來賞花,只是幾個現代凡人附庸風雅的逸趣,至於古人春天有多忙?從唐代詩人楊巨源的這首七言絕句就能看出端倪:「詩家清景在新春,綠柳才黃半未勻;若待上林花似錦,出門俱是看花人。」

車隊接著逛到這家蘭園,繽紛花景令人驚豔,在這座蘭園中,了能欣賞到許多稀有的蘭花品種,最吸引目光的還是滿園盛開的蝴蝶蘭花海。

台灣地處亞熱帶,是蝴蝶蘭分佈的最北界限,屬單莖性著生蘭類,鮮少分株,由於花型狀似蝴蝶而得名。蝴蝶蘭花姿優美,花色多變化,雅潔秀麗,冬季冷涼的溫度誘導花芽分化、抽梗、開花,形成台灣春天蝴蝶蘭滿園盛開的特有景觀,相當賞心悅目,令人流連忘返。

淡泊、高雅、賢德,是蘭花的花語和象徵朵朵嬌豔欲滴的蝴蝶蘭,艷而不俗、秀而不媚,盡顯清麗婉約,因此蘭花也被喻為「花中君子」。據不完全統計,全世界有二萬多蘭花品種,臺灣則是全世界最大的蝴蝶蘭王國,年產量佔全球三分之一。

臺灣能成為蝴蝶蘭王國,靠的是業者數十年勞頓培育、研發,才累積了全世界數量最多的蝴蝶蘭「親本」,因此每年都會有新品種培育成功,尤其近年透過基因轉殖,讓產能品質更為提升,全世界的蝴蝶蘭每二株就有一株來自台灣,王國美名不遑多讓。

台灣是蝴蝶蘭的原生地,台灣最早發現蝴蝶蘭的地方就在臺東縣的蘭嶼鄉。台灣地處亞熱帶,氣候溫和,十分適合蝴蝶蘭苗的經濟栽培,不僅可以節省更多的加溫費用,還可縮短栽培時間,降低不少生產成本,業者近年來還利用生物科技培育出花型更美、品質更佳的蘭花,不論作盆花或切花之用,在全世界均有廣大的消費市場。

路過另外這家戶外景觀設計公司,展示庭園大面積如茵的草坪,顯得綠意盎然、情趣幽逸。植物造園,是將喬木、灌木、花卉、石頭、草坪、流水作巧妙的配置,使之成為人與自然和諧統一的景觀,給人帶來豐富的視覺享受和強烈的空間感。

園林植物造景需借鑒繪畫原理、美學原理及古典文學的運用,巧妙地利用植物形體、線條、色彩、質地進行構圖,使植物景觀更富於內涵,詩情畫意的體現不僅可以改善生活環境,為人們提供休閒和進行文化娛樂活動的場所,而且還創造遊覽、觀賞的藝術空問,給人以現實生活美的享受,是自然風景的再現和空間藝術的展示。

這件利用枯木所創作的藝術品,化腐朽為神奇,造型粗獷中體現著簡雅,能讓人引發一份情思的激蕩。穿越生活的塵煙,每個人都帶著屬於自己獨特的故事在世間流轉,一如我們騎著單車駛過的歲月,無法回頭,更無法重來。對著這件創意作品凝視許久,突然讓我想起這首詩: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

所有的淚水也都已起程

卻忽然忘了是怎麼樣的一個開始

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輕的你只如雲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

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

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

命運將它裝訂得極為拙劣

含著淚   我一讀再讀

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   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 席慕容《青春》

幽默大師林語堂對幸福的定義如下:「一是睡在自家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飯菜、三是聽愛人給你說情話、四是跟孩子做遊戲。」

對森情隊長 Rock 來說,一是如此,二是在吃老婆做的飯菜,四就等著跟孫子做遊戲,只有三不知道有沒有,不知他覺得現在幸不幸福?曾有人說:「男人抽象而明晰,女人具體而混沌。」其實不管男人或女人,對於世界而言,你是一個人,但對於某個人,可能你是他的整個世界。

剛剛看了許多雪白的菊花,但女人終究對火熱的玫瑰比較感興趣,騎到這家芳香玫瑰園,看到玫瑰花開得燦爛至極,展現著嫵媚迷人的風姿,女士們哪能不被吸引進去好好觀賞品味一番?

愛花是女人的天性,女人因美麗而存在,因為尋找美麗而生活。玫瑰象徵美麗純潔的愛情,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的含義,是表達愛情的主要利器,為情人節的專用花材。送情人一朵玫瑰雖然寒酸,但代表「我的心中只有你」,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象徵「天長地久」,但很傷荷包。

我從追求老婆到現在,從來沒有送過一朵玫瑰花,除了生性不浪漫,主要是認為「零」是沒有數的數,是無中的有,又是有中的無,是所有實數中最大的數,也是最小的數,是開天闢地之極點,宇宙就是從零開始的,因此我送老婆「零」朵玫瑰花,代表「直到永遠」.............

才在說我不浪漫,有人更是不解風情,儘管三位女士在為火熱的玫瑰而痴迷忘返,但這兩位仁兄卻只顧著當低頭族,專注上臉書打卡和按讚想必他們和我同一個論調,懂情調的男人通常不安全,送不送老婆玫瑰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份心,以及枕邊的甜言蜜語.............

這家「世外桃源休閒農場」位於花卉專業栽培產區內,面積約有五千坪之大,成立於民國二十年代,至今已有八十多年了,可謂歷史悠久。

這家早期原名為「改良園」的休閒農場,是田尾公路花園催生者之一,也是田尾元老級的花卉苗木業者。園內分為親子區、園藝區、餐飲區、庭園景觀區等。早期的經營項目為庭園花卉、苗木生產及進出口,如今隨時代的改變和花木專業的提升,已轉作景觀、庭園設計規劃和觀光休閒農場,集生態、休閒和教育等功能於此,走一趟改良種苗園藝,愛花的人一定滿載而歸。

波斯菊給大地披上繽紛的色彩,爭妍鬥麗,令人目不暇給。一花一木一世界,一人一世一真情,Kingdouo 和 Serena 這對夫妻彼此相依相伴走過風雨人生,鑄就一生的真愛,現在還是每天黏在一起,值得為他們合照一張,請大家不要忘了上臉書去按個「讚」!

張愛玲有一句名言:「人生最大的幸福,是發現自己愛的人正好也愛著自己。」其實愛情如花,生命似水,只要活得適意而滿足,就是幸福。

替恩愛夫妻拍完照後,車隊繼續未完行程,田中的波斯菊在和煦的微風中起伏搖曳,點綴著原野的浪漫氣息,一片片、一簇簇,交織成一幅美麗清新的田園詩畫,給人一種別樣的情懷,這是春天獨有的美麗和溫柔。

今天本來是專程來田尾賞花的,但公路花園雖大,我們騎著車又不能買花,因此被我們不到半天就逛完,這樣短的行程對我們來說實在意猶未盡,因此大伙兒翻了地圖,決定加碼從田尾公路花園沿東螺溪自行車道騎往「溪湖糖廠」。

「東螺溪」是濁水溪的三大支流之一,東螺溪自行車道全長約十四公里,從溪湖糖廠沿著五分車鐵道及東螺溪畔到田尾公路花園,途中除了田園景觀、美麗的花卉,並可以欣賞豐富的生態,是一條兼具健康親子與田園樂活的健康休閒路線。

曾經看過一則房地產廣告這麼說:「生命的任何瞬間,都可以成為浪漫的永琚A而建築,是最忠實的見證。」您認為呢?

車隊騎經這條乾淨的鄉間小道,路邊三棟看來新建不久的洋房,在藍天白雲的陪襯下顯得清新脫俗。許多人奮鬥一輩子,無不希望擁有一座舒適宜人的居家庭院,沒有塵囂飛揚、噪雜喧鬧,遠離霓裳魅惑、燈紅酒綠,這三棟建築看來蠻符合這樣的條件,會讓您看了也想買一棟嗎?

離開熱鬧的田尾公路花園後,車隊沿著東螺溪自行車道逐漸進入僻靜的鄉間,東螺溪自行車道大部份路段都是以現有的鄉間道路規劃而成,只在道路邊畫上白色虛線作為路徑引導,因此騎在路上要特別注意動線指標才不會迷路。

我們騎經這處路段時,發現路旁空地竟然圍籬養了幾頭台灣山豬,還立了一面解說牌,不知是私人養殖還是公家作為生態展示之用?台灣山豬現在並不罕見,到任何山產店都可以炒上一盤,只是山豬肉質堅韌有咬勁,想吃還得有一口好牙才行

這幾頭山豬大概被人工飼養慣了,已經完全看不出野性。野外的台灣山豬移動性很強,從平地到海拔三千公尺的高山都有牠的蹤影,森林、草叢、竹林、開墾田地都是牠們活動的場所。入冬之後,山豬會朝低海拔遷徙,大多群體行動,現今的台灣山野間,仍常可見到山豬的出沒,自古以來一直是山區原住民最主要的獵捕對像。

東螺溪自行車道大部分路段輕鬆好騎,沿途盡是農田、果園,一片綠意盎然,有著鄉村田野裡的靜謐。風能讓一片黃葉飛落時有了詩意,騎著單車旅行,走進自然、擁抱自然,享受微風吹過耳繼的暢快,聆聽衣袂翻飛的聲音,可浪漫、可逍遙,就看你用什麼心境去面對。

小小一部單車,也無處不可去,以前騎腳踏車是為了生活上的方便,現在都是為了運動健身或旅行之用,透過單車的舒緩節奏,悠遊於各處名勝古蹟,重回鄉野懷抱,可以更真切感受大自然的美好,這可不是開車能體會得到的樂趣。

東螺溪自行車道沿途景色隨著季節的演變而更替,初春時節行道樹剛發芽不久,還見不到濃蔭敝天的景色,但一路上遊客解說系統尚稱完善。

踏青騎單車,已在臺灣國民旅遊界掀起一股旋風,全台各縣市鄉鎮也都紛紛建立以觀光休閒為主的自行車道,設置與規劃日趨完善,不僅推動環保、節能減碳,更提升了地方的經濟與觀光產業,也促使臺灣單車運動更加蓬勃發展。

在一陣暢快駢馳後,車隊騎到位於溪湖鎮與埤頭鄉分界處,這座橫跨東螺溪與台十九線公路的「鹿島橋」,鋼骨結構建築,興建得美輪美奐,氣勢雄偉,在台灣的自行車專用道中,如此大手筆的建設,還真是少見。

這座耗資新台幣四千五百萬元興建的鹿島橋,是東螺溪自行車道最耀眼的地標建築,遊客能利用車橋避開台十九線車潮,不但享受舒適安全的自行車路徑所帶來的便利,空中廊道還規劃了三座眺景休憩平台,提供騎士休息、賞景、路線指引等功能。

東螺溪為濁水溪三大分流之一,流經彰化平原的農業精華區,沿岸農、畜牧、養殖業發達,堪稱孕育彰化縣的的母親之河。東螺溪過去主要為灌溉及排水用途,因此流域周圍的水圳系統十分發達,孕育了萬頃良田,縱使時空變遷,東螺溪現在仍是南彰化農業灌溉的重要命脈。

東螺溪曾帶給人民財富,也帶來災難,在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由於環境保護意識薄弱,幾乎把河川環境催毀殆盡,曾遭受嚴重污染的東螺溪經過陸續整治後,現在大部份河段已逐漸恢復自然生態新風貌,尤其河道兩側高灘地和河中綠沙洲,吸引了許多野鳥和昆蟲來此覓食、繁殖,更加豐富東螺溪生態之美。

一條河川,蘊涵著太多生命的真諦,水,如果是流動的,河就有了靈性,即使不清澈見底,也是鮮活而有生機。東螺溪沿岸開發少,自然生態多樣,在這春光明媚、草木吐綠的時節,抬頭天高雲淡,低頭小橋流水,充滿了純樸鄉野之風,這種寧靜和祥和,很自然地就能感動你。

環境是大地之母,河川就像是大地的血管,水則就是不斷流動的血液,水的不停循環與自淨的能力,讓我們有一個乾淨的生活環境。整治後的東螺溪沿岸斜坡植草與綠樹相映,河川經過妥善的整治規劃,除了有益於環境保護,也極具觀光遊憩潛力,是一件非常值得持續努力的目標。

騎著單車旅行,可以是一種閒情,也是一種享受,今天不具挑戰性的行程,讓我們覺得渾身輕鬆而靈動,更能領略追逐浪漫溫馨的情趣,陶醉在悠然自得之中,沿途或許沒有驚艷的一瞬,卻是樸實得讓人沒有距離。

這裡是車道中途點的鐵路橋休息站,在橋上可四面八方瀏覽整治後的東螺溪風光。暖風吹拂,清爽無比,在橋上縱目四望,鄉野風光處處流露出自然、野性之美,從小生長在鄉間,讓我對這種廣袤原野的空間有著特殊的情結,我喜歡這種清新自然的感覺。

四季更迭,大地隨季節不斷變幻她的色彩,鐵架上綴滿金黃色的炮花,透露出一種鮮活的生命力。這段由溪湖糖廠迤邐而來的鐵道,本來早已功成身退,所幸因轉型行駛觀光小火車而得以保留。

看著台糖運蔗五分車經過鄉間田野,是我童年最深刻的記憶,由於不知班次時間,無法長久在此守候,否則如果能拍到一輛噴著白煙的老火車頭經過,畫面就更懷舊寫意了。

一行人終於騎到今天旅程的終點站:「溪湖糖廠」。這座成立於日治時期的糖廠,前身為「大和製糖會社」,係由鹿港名人辜顯榮所創建,是台灣濁水溪以北最大的糖廠。戰後初期,蔗糖為台灣主要的外銷產品,溪湖糖廠在生產方面佔有非常重要地位,也給農村型態的溪湖鎮帶來繁榮。近年來溪湖糖場也隨著時代演進而轉型,改為從事肉品加工、冰製品等多角經營,尤其在蘭花栽培上,有相當大的成果。

綠色鐵皮屋廠房及一根高聳的煙囪,可說是台灣每間糖廠相同的景觀。溪湖糖廠在民國六○年代,契約蔗農原料區域遍及彰化全縣二十五個鄉鎮,契耕面積達三千公頃,每年產出品質優良的砂糖,為早期的台灣賺進大把的外匯及利潤。

每年十二月至次年三月為台灣甘蔗採收期,這段期間運蔗五分車不停奔馳於各鄉間田園中,溪湖糖廠日壓榨能力高達四千公噸,為當年台灣糖業公司各糖廠之首位,直至西元二○○二年三月八日製糖期結束,機具才停止運轉走入歷史,廠區轉型為觀光文化園區,設有文物館、蒸氣火車展示館、觀光彩繪小火車、製糖工廠、冰品部、烤肉區等。

「溪湖糖廠文物館」原為機械修護所,隨著製糖業務的結束,溪湖糖廠將停閉之製糖設備及閒置資產開發轉型,修護所在雲林科技大學空間設計系協助下進行展示空間規劃設計,將其改設為文物館,展陳涵蓋溪湖糖廠農、工、運、管之產業文化資產,為參訪遊客提供台灣糖業對於地方產業發展的脈絡與資訊,並有專人負責導覽解說。

「蒸汽火車展示館」原為鐵道車輛檢修車庫,整修後為收集糖廠各式蒸汽火車頭及早期鐵道運輸照片,例假日開放民眾參觀並提供導覽服務。展示館內車齡最大的是這輛六○四號火車頭,一九二○年在日本製造後運至台灣,已達九十餘高齡,號稱台灣五分車始祖,與它同期的火車頭至今全世界只剩二部,因此更顯珍貴。

台糖的蒸氣小火車是許多台灣人的共同記憶,在台灣的製糖業逐漸沒落轉型之際,並沒有跟著完全報廢,有些還能修復後在地方上繼續奔馳,成為一種文化觀光資產。不過這輛六○四號因零件特殊,預估修復經費要五百萬,鐵道迷一直希望台糖公司能籌措經費,讓它再現往日風采。

溪湖糖廠內這棟神秘不再的建築,前身是日治時代的糖廠招待所,始建於日治時期的一九三○年,純日式木造建築,格調高尚、環境優雅,是專門用來招待皇親顯要或達官高幹之住宿或宴會場所,百年前庭園裡的羅漢松至今依然健在挺拔,和老屋一起見證著糖廠往日的繁華與興盛。

招待所環境優雅安靜,由於不對外開放,長久以來一直給人神秘好奇的感覺。據聞蔣經國與李登輝等政要均曾蒞臨停歇,為溪湖糖廠重要歷史建築之一,現在已改名為「老樹糖屋」對外開放營業,提供義式料理、小火鍋、鐵板燒等精緻美食,讓遊客在懷舊休閒空間裡度過愜意時光。

現在到台灣任何一家觀光糖廠參訪,如果不同時吃上一根台糖冰棒,就好像沒來過一樣。來到溪湖糖廠,感受的是休閒,體驗的是快樂,甜而不膩,顆粒口感,是溪湖糖廠冰品的最大特色,而且種類繁多,要什麼口味都有,還有最新推出的哇沙米冰淇淋正等著挑戰您的味蕾。

早在光復初期,台灣各糖廠職工福利社即利用自產砂糖研發製作枝仔冰,主要供應廠區宿舍的員工及其眷屬,因用料實在,除廣獲好口碑外,也早已深植人心。台灣百年糖業在歷經時代潮流衝擊下,已失去競爭力,各地糖廠紛告停產,惟糖廠之冰店仍屹立不搖,挾「台糖冰品」之威而遠近馳名。

來溪湖糖廠參觀遊玩,如果時間許可,不妨搭乘五分車體驗一下懷舊的氛圍。早期溪湖糖廠的客運小火車,可以一直開到雲林縣的北港糖廠,尤其在農歷三月媽祖香期,往北港朝天宮進香的遊客,總是把一列列的車廂擠得水洩不通,而現在這條鐵道路線已經改成假日觀光列車行駛。

溪湖糖廠的觀光小火車是由過去運輸甘蔗的列車改裝而成,週日還特別推出二個班次,以修復後的編號三四六號燃煤式蒸汽火車頭牽引,從溪湖糖廠至濁水站後調頭,來回七公里,歷程約五十分鐘。列車以十公里的時速緩緩通過彰化平原,解說員沿途講解台灣糖業相關歷史沿革、鐵道產業文化及當地農特產,讓遊客體驗一場農業知性之旅。

踏上歸程時,又和台糖五分車擦身而過,復活的糖業小火車以和時代脫節的速度,蹣跚地行駛在鄉間田野之中,彌漫著古舊蒼涼的氣息。這種似曾相識的場景,讓年少時期在家鄉北港生活的記憶又生靈活現的出現在眼前,生活中有些不期而遇的美好,總在你即將淡忘之時悄然而至。

在過去的一世紀裡,台糖公司一路走來,陪伴台灣經濟發展,但是隨著經濟型態的轉變,勞力密集的砂糖事業已經失去競爭力,許多往日的輝煌,也逐漸湮沒在時光的洪流中。將糖廠轉型發展為富歷史、教育、文化等功能的觀光休閒景點,正是要向外界證明,奠定台灣經濟基礎的糖業,在新世代,也能有新的表現。

車隊循原路騎回到田尾公路花園停車場時,賞花遊客已經散去許多,我們今天的行程就在這裡結束。春去春會來,花謝花會再開,在季節的輪替中,生命的軌跡又劃下一圈年輪,雖然已經歷了無數次的春去秋來,我的心中仍是充滿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愛戀與嚮往。

喜歡旅行,才不會有坐井觀天的狹隘,雖然日子過得不能盡如人意,依然希望生活過得富有情調。感謝美麗的春天賦予我五彩斑斕的心情,溫暖我的茫然與失措,為我點亮人生又一段明媚的春光,提醒我要持續創造與分享,為生活描繪出更美妙的韻味來。

網站從設立到現在,已經屆滿十周年,能夠撐到今天,連我自已都覺得不可思議。春光一瞬,歲月留痕,這十年變化有多大?對著鏡子就有了答案。不過,「繁星縱變,智慧永琚v(澳洲雪梨大學校訓),歲月雖然摧老了容顏,卻讓我豐富了經歷,增長了見識。

十年蹤跡十年心,能發現自己內心深處真正的渴望,能選擇自己生活的道路,描繪屬於自己的人生風景,盡情揮灑生活的意趣,尋找到自已生命中的春天,及在這裡和您分享這個靈動精彩的世界,就是我這十年來最大的收獲和滿足。

至於還能有幾個十年?我不敢給您肯定的答案,只願在時光流轉中,忘了老去,失了流年 …………

Nikon  D70    2013/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