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溪杉公路單車遊 】

森情車隊中台灣單車之旅進入第二天,一行人在集集民宿吃完早餐後,隨即開車前往溪頭森林遊樂區,今天我們將要單車挑戰由溪頭到杉林溪的「溪杉公路」。

「溪杉公路」由海拔一千公尺的溪頭到一千七百公尺的杉林溪,全長十七公里,爬升高度約七百公尺,難度雖不高,但對我們這把年紀的人來說,還是小有挑戰,由於只安排一天的行程,因此規劃在騎到杉林溪後即折返,今晚夜宿溪頭。

作家舒國治曾說:「最好玩的不是城市,是路途。」騎單車旅遊是這句話最好的詮釋。

單車旅遊的定位是:「走路太慢,汽車太快,騎單車剛剛好。」騎乘單車隨意自在,行進過程中要走要停,隨心所欲,因此可以盡情享受沿途的風光美景,更深入體驗所見的人文風情,得到更多美好的旅行記憶,讓旅程變得更豐富而精彩。

《 溪頭 》是一處沒有空氣污染的地方,在這裡即便是輕輕的呼吸,也能感受到有別於城市的清新與舒坦的氣息。

這是我們今晚要投宿的「溪頭青年活動中心」,係採用天然原木建成,別具風格,這次行程會選擇到中台灣,和這裡有很大的關係,主要是為了幫 Rock 消化掉即將在年底到期的三張住宿套票,早上從集集開車到這裡,不過才花了約一個半小時,停妥四輪,先做住宿登記後,即刻卸下單車,我們將從這裡出發,展開今天的挑戰行程。

今天仍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溫馨和煦的陽光穿透筆直的柳杉林,灑落一地斑點,每個人的心情都顯得非常鬥志高昂。

有人說:「生活在喧囂塵世,受約束的是生命,不受約束的是心情。」三隊夫妻有共同的追求與心願,暫時擺脫工作的糾纏和牽絆,相約騎著單車旅遊,挑戰共同面對,快樂一起分享。

上午十點二十分由溪頭青年活動中心出發,先是一段約一公里的下坡引道後,一接上溪杉公路,馬上變成一路緩坡向上,而且接續十三公里,要到溪杉公路一處名為「留籠頭」的最高點,才會有三公里的下坡到終點站杉林溪遊樂區大門。

騎山路比騎平路要費力許多,不僅要有體力,還需要耐力與毅力,今天路況非常不錯,山區空氣格外清新,眼前深綠無際的森林景觀,讓每個人的精神狀態格外良好。

溪杉公路沿線群山逶迤、翠谷縱橫,藍天、白雲、青山,好一派秋光艷陽天,騎著單車縱情山野,除了盡享良辰美景,也在顯現強勁旺盛的生命活力,灑脫的 Rock 此生應該已無憾,因為他已經擁有了人生中那片寧靜蔚藍的天空。

溪杉公路在每一處彎道附近立有一座十二生肖路標,從溪頭起點走完十二生肖即到達杉林溪,今天公路上鮮少車輛往來,顯得十分清靜,四周層巒疊嶂,路旁林樹參天,處處蘊藏著豐沛的生態與自然景觀。

十二生肖排行第二的「牛」,代表的是勤勉、穩定、善良和固執,我們六個人之中雖沒有人屬牛,今天這連續十幾公里的上坡路,還是讓我們騎乘的速度跟牛步一樣緩慢,但慢歸慢,牛那堅毅不拔的精神,正是我們今天最該效法的目標。

一路騎行一路風光,山路盤旋、遠山含黛,山的那一邊還是山,將自己置身於山的懷抱中,才能感受它的大氣與凜然。

台灣是世界著名的高山之島,溪杉公路沿線地理上屬於鳳凰山脈,在台灣雖只能算是「中級山」,但由於觀光資源十分豐富,一直是中台灣最熱門的山區旅遊勝地。

面對峰迴路轉的連連陡坡,六個人都騎得氣喘如牛,雖然灑下了汗水,心中卻充滿了豪情,這份向自我挑戰的勇氣,讓我們感覺自己又回到了青春年華,也是熱愛生活和對自己充滿自信的表達。

單車騎乘山路對心肺功能是一大考驗,據統計一個環法賽車手平均每天要消耗掉八至九千卡路里,因此騎自行車爬山路可說是人與心肺功能的較量。

雖說選山攀崖要量力而為,但我們都是老而彌堅的頑童,碰到這種陡峭的髮夾彎,照樣咬緊牙關,奮力往前踩踏,只要內心有所堅持,早晚總會騎到終點。

騎到一處空曠的路邊看到有人設攤在賣高冷蔬菜,一行人趁機在此落馬休息,緩解一下疲累的雙腿。

森情車隊騎山路時一向秉持著不逞強、不躁進、不過度、不強求的原則,該停就停,才不傷身,放慢腳步也才能感受更多的風土民情,最重要的是,六個人歲數加起來快要逼進三百了耶!

鮮翠欲滴的高山大白菜,看了賞心悦目,這裡海拔高、氣溫低,經年涼爽、雲霧瀰漫,加上採用潔淨的深山溪水培育,因此蔬菜的鮮甜口感比平地更好吃,可惜今天騎著單車,無法攜帶,真是遺憾!

秋天是寫滿詩意的季節,溪杉公路雖然沒有滿山紅葉、層林盡染的壯麗景觀,但偶爾路經的幾株楓樹也像燃燒的火焰,把整個山谷渲染得更加絢麗和多彩。 

傳說紅葉是由相思血淚所染成的,古代詩人們賦予它無數的想像,楓紅如火,溫暖的金色陽光穿透紅葉,漏下細碎斑點的日影,詩情畫意的景色,為我們今天的行程增添不少浪漫的情懷。

山區地形陡峭,隨著海拔升高水氣含量也發生變化,因此氣候詭譎多變,有時雲霧繚繞、撲朔迷離,霎那間又霞光萬丈、瑰麗壯觀,雲蒸霞蔚的景觀,煥發著大自然無限的生機與活力。

單車旅途中最重要的是生命,其次就是自己的車了。

不同的感受,來自於對自行車不同的態度,騎單車旅行,能讓自己有另一種思考,給自己的人生觀帶來改變,只要騎上單車,看這個世界就會有與眾不同的思維和視角,多一種經歷、多一種回憶、和多一份收穫。

騎上自行車走向山野,是一種完全融入大自然的旅行方式,除了挑戰自身體能極限,高山峽谷景觀讓我們在行程中從來不曾感到寂寞,騎累了,隨便路邊一停,歇歇腳、聊聊天、看看景再上路,真正的旅者,是從不急著趕往下一站的。

真愛,就是一路上有你。

共同騎著單車旅行,可以讓情感加分,Rock 緊跟在老婆 Vicky身後,除了護駕,還不斷加油打氣,結璃三十多年來,夫妻倆一路風雨同舟、患難與共,一起從容面對生命中的起起落落,不需甜蜜言語,只有互相扶持。

行前就從資訊得知,杉林溪一帶因地形關係在午後很容易起霧,時間已過中午,果然開始雲霧繚繞,因為體力已經快要耗盡,老婆的腳也有抽筋的現象,杉林溪仿佛離我們越來越遠,已經無暇顧及這飄渺虛幻的風景,只顧一昧埋頭賣力苦騎。

由於今天早餐吃得很早,一路也都沒有碰到任何補給點,撐到中午每個人早已饑腸轆轆,餓得頭暈發軟,看到路邊這賣燒玉米的攤販,簡直就像見到五星級飯店般興奮。

以前在大陸看過一篇描述文革勞改營的文章,題目是:「在饑餓面前,人毫無靈魂可言。」

我們已經騎了一上午,現在每個人都餓得快要失去了靈魂,這時山珍海味已經緩不濟急,只有這香噴噴的水煮玉米才能救回我們的靈魂。

由於消耗太多體力又餓過了頭,光吃玉米實在無法滿足口腹之欲,小販夫婦非常熱情好客,看我們一付餓鬼的樣子,還端出他們自己午餐要吃的麻油薑母鴨和油飯請我們吃,看到這等美味,哪還顧得了形象和客氣,差點被我們吃到鍋底朝天。

小販擺攤的地點就在溪杉公路這處最高點的地方,海拔一千六百五十公尺,早年以索道從這裡運木材到溪頭,故名為「留籠頭」,此處鞍部為氣候的分界線,因此每過午後,雲霧繚繞,晴時遠眺,可見西螺大橋及高速公路。

在網路上找到台灣漢詩名人張達修先生 (竹山人) 一首描寫留籠頭的詩:「山泉悅耳韻潺潺路遶神叢轉幾彎拂曉流籠頭上望此身已並鳳凰山。」

過了留籠頭後,道路開始轉為緩下坡,不多久就騎到「安定隧道」,這裡離杉林溪僅剩一點五公里。

「安定隧道」是進入杉林溪森林遊樂區唯一出入口,曾經在九二一地震時嚴重坍毀,期間雖經搶通,隨後又因桃芝風災崩坍中斷,有很長一段時間杉林溪被深鎖山中,觀光人潮完全中斷,直到2003年安定隧道重新開通後,才讓遺世獨立的杉林溪再度對外開放,恢復往昔的榮景。

下午兩點十五分,終於騎到今天的終點站,杉林溪森林遊樂區的收費口,十七公里的路程,我們騎了四個小時。

《杉林溪森林遊樂區》門口被濃霧深鎖,不僅看不到任何景色,反而顯得幾分神秘和詭異,由於今天行程只是挑戰山路,並沒有入園參觀的計劃,加上涼風迎面撲來,讓人感到陣陣寒意,因此一行人不做停留,立即掉頭騎往回程。

由於氣候和海拔因素,杉林溪終年午後多霧,眼前濃霧遮住了山巒,路在朦朧中向前延伸,人在大自然面前要心存敬畏,置身在這迷離的境界中,細細體會自然界的任何變化,都蘊含著深意。

山嵐霧氣,時濃時淡、若隱若現,使森林更顯蒼古幽深、神秘莫測,天色已經逐漸暗淡,一行人加快速度往山下奔馳,風從耳邊呼嘯而過,雖然涼意陣陣,但因為不必再費力踩踏,只覺渾身舒坦,好不愜意。

連續十幾公里的下坡馳騁,山景瞬息萬變,隨著海拔高度下降,霧氣已逐漸散去,只要再拐個彎,就要回到出發的起點。

霧靄已經散去,又是滿山翠綠的景觀,今天花了四個小時才騎到終點杉林溪,下坡不到一個小時就又回到了溪頭,僅剩這條往溪頭青年活動中心的引道需要再奮鬥一下,就可以完滿結束今天的行程。

今天的晚餐就在溪頭青年活動中心的餐廳解決,雖然菜色不是很精緻,但自助式的菜量還是能讓人大快朵頤,足以補回今天的疲憊,在歷經一整天的體力極限挑戰後,再沒有比飽餐一頓更能令人心滿意足了。

山區夜涼如水,溪頭青年活動中心前的柳杉在燈光烘托下有一種柔和的美感,對於熱愛自然環境的人來說,置身山林能讓自己有更多思考的空間,將心融入山的懷抱,體會山的靈動,隨心隨性,回歸自然。

「人生濁世多疲憊,欲借清流洗凡塵。」人往往有過多的欲望與夢想,但有些夢想只能深埋在心中,今晚,就讓自己的靈魂暫時遠離塵世,安靜的棲息在這大山深處之中吧!

回首頁

Nikon D70    2010/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