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恆春半島鐵馬遊 (五)】

到了恆春半島之旅的最後一天,要回家了,因為出發當天遇到林園大橋斷橋阻路,因此更動今天的行程。

由於三位老友當中,對吃各有癖好,Rock 對剉冰打死不退,Steve 則對豬腳情有獨鍾,昨晚商討後決定今天轉往因豬腳而名震全台的「萬巒鄉」,除了大啖豬腳,同時拜訪一座全台最古老的天主教堂

美好的時光總是瞬間離去,這次恆春半島之旅騎過的每一段路,都將成為美好的回憶,這次旅行仿佛讓自己又回到昔日的青春歲月,我想這就是活著的意義,生命中只有不懈的追求,才能讓自己活得精彩而充實。

在尼采研究方面頗有建樹的周國平教授說:「現代生活的特點之一是靈魂的缺席,例如快節奏的生活、遠離自然、傳統的失落、環境破壞等等,日常生活變成了無休止的勞動和消費,本應是享受之主體的靈魂往往被排擠得沒有容足之地了。」

現代人只知為生活奔忙,而不知生活為何物,生活的實質意義應取決於靈魂是否在場,而大自然是靈魂的來源和歸宿,寄旅和漫遊可以深化我們對人生的體悟:「我們無家可歸,但我們的心靈有永琲甄k宿。」

從昨晚投宿的四重溪溫泉,畫面突然跳到潮州車站,看倌們一定覺得很納悶。這次恆春半島之旅在四重溪溫泉原則上已經結束,由於考慮到回程從車城到高雄這一段路重覆,因此決定六輛腳踏車全部裝上元氣號,我和老婆開車,其他四人搭火車到「潮州」會合,一行人再從潮州出發騎往萬鑾,待吃完豬腳後,再順著台一線縱貫公路經鳳山騎回高雄市。

「潮州鎮」位於台灣西部的屏東平原,潮州車站創建於民國九年,居屏東縣交通之中心樞紐,配合高雄市區鐵路地下化及高雄潮州間鐵路捷運化,未來潮州車站將成為西部鐵路幹線北上列車的始發站,前景可期。

別小看這輛小箱型車,六部單車不但全塞了進去,仍有空檔放三個家庭的行李,其中還包括我老婆的抱枕。

長途單車旅行,如果有一部後援車跟行,除了省掉載運行李問題,行程彈性改變容易,心理上也比較安心,不必擔心單車在荒郊野外故障而孤立無援。

從早上離開四重溪的旅店,Rock 和 Steve 兩對夫妻經車城搭巴士到枋寮再轉火車到潮州,也才花了一個半小時,和我開車幾乎同時到達,其實在台灣搭乘公共交通工具不但方便,也非常快速。

單車重新組裝完畢後,準備再次出發,照例在出發點合照做紀錄,今天還是只有四個人,不騎車的,就沒資格一起亮相。

潮州距離萬巒非常近,不到二十分鐘,已經騎到「萬巒鄉」。

「萬巒鄉」位於屏東縣境的中部,為一典型的客家庄,是客家「六堆」中的「先鋒堆」。「六堆」是客家人初到高屏地區時,為抵禦外侮、保衛家園所成立的民團組織,以竹田鄉的忠義祠為中心,分前堆(麟洛、長治)、後堆(內埔)、右堆(高樹、美濃、杉林)、左堆(佳冬、新埤)、中堆(竹田)及先鋒堆(萬巒)。六堆有著相同的語言、風俗與歷史,對於南台灣客家人而言,是同一族系精神上的認同感。

一騎進萬巒鄉,公路兩旁景物換然一新,開闊的田野、碧綠的稻田,遠處的中央山脈朦朧中富有韻味,因為大地的恩賜,人類才得以生息繁衍,眼前的景色雖不是最美,但讓人的眼睛感到非常舒坦。

屏東縣因大武山脈與中央山脈的屏障,阻擋了凜烈的東北季風,加上緯度低,日照足,所以冬季並不明顯,而夏天在巴士海峽、臺灣海峽及太平洋的海風吹拂下,調節了悶濕的氣候,所以在日照充足,雨量豐沛情況下,造就了屏東地區一年三穫(兩季稻米,一季雜糧)的農業收成,素有「屏東米飼臺灣人」的美譽。

每次在鄉間看到鴨寮,我總是喜歡駐足觀察,看著成千上萬隻鴨子,在水池裡自由地覓食和嬉戲,呱呱叫成一片,真是一幅典型農村安和樂利的景象,不過這些鴨子雖然過得很舒適,但等到要被硬趕上架的時候,就不太好玩了。

「萬巒鄉」土地肥沃、盛產稻米,以前有「官倉」的雅號,其他如檳榔、香蕉、蓮霧、木瓜、芒果、甘蔗和鳳梨等,都是重要的農產品,客家人世代務農,養成農家勤勞的習慣,萬巒處處充滿濃郁的傳統客家人文氣息,很值得細細品味。

萬巒除了豬腳有名,還有這座國家三級古蹟:《 萬金聖母聖殿 》

「萬金聖母聖殿」位於萬巒鄉萬金村,創建於一八七O年,是台灣最古老的教堂,歷經仇教者火燒破壞,大地震的催殘,以及大轟炸的試煉,全都化險為夷,奇蹟式的完整無恙。聖殿由西班牙古堡式造型結合中國建材興建而成,大鐘則遠自西班牙運來,教堂正門上方鑲崁著清同治皇帝親賜的「奉旨」石碑,在在顯露出獨特的風格與韻味。

萬金天主堂位處閩、客、排灣等各族群交會之地,在屏東平原的開發史中,曾經是族群關係較緊張的地方,自從天主教進入萬金傳教之後,族群的紛爭與對立反而消弭於無形。同治年間福建船政提督「沈葆禎」目睹此一現象,感動之餘乃奏請皇帝親賜〈奉旨傳教〉聖石鑲嵌於教堂正面上方,自此官兵路過必下馬行禮,備極殊榮。

西元一九八四年七月,羅馬天主教宗若望保羅二世敕封萬金天主堂為「聖母聖殿」,這個榮銜在國際天主教界有崇高的地位,可說是教堂當中無限的榮耀。

聖堂內部兩列柱子分割為主廊和側廊,聖壇與祈禱室之間有木欄干分隔,聖壇上所放西式神龕,其雕刻與某些細節,富有中國色彩。教堂四面的彩色玻璃窗,為堂內帶來和祥的光線,似乎熾熱的屏東陽光,在此也寧靜下來了。

這尊「無染原罪聖母」散發出平和慈祥的氣氛,讓人感受到一種無塵無染的聖潔,遊行用的聖母轎風格上屬於哥德式樣,出自福建名雕刻家之手,雕飾精美,是中西藝術的融合創作,百餘年來仍完整無缺,是清代遺留重要的文物。

萬金天主堂經過光緒十一年和民國四十九年等多次重建,今日外觀仍維持原狀,有如一座中古時代的城堡,也見證了清朝咸豐年間以降天主教開始傳入台灣的歷史。

只要是正信的宗教,都可以帶給人們善良和真誠,滋潤心靈本具的良知良能,不管生活是富裕還是貧乏,人最終還是要回歸到精神面,雖然我們一行人都沒有信教,來到這裡,還是感到凡塵俗世的那些物欲和紛擾,似乎已離我們遠去。

才剛瞻仰過聖堂,接著就來吃豬腳,實在有點罪過,但沒辦法,時間已經快要下午一點鐘,也該吃中飯了。

在台灣,只要一提到豬腳,聯想到的一定是「萬巒豬腳」,萬巒豬腳創始人是六十幾年前在萬巒市場內賣切仔麵的「林海鴻」,由於兼賣的滷豬腳風味絕佳,大受歡迎,經過三代接棒經營,以林海鴻為名的海鴻飯店,幾乎已是萬巒豬腳的代名詞,吸引眾多饕客不遠千里而來,由於名聲響徹全台,附近商家也紛紛開店賣起豬腳,形成現在萬巒特有的豬腳街。

看這些歐巴桑一路排開剁豬腳的陣容,就知道海鴻飯店的生意有多旺,每天不知要被吃掉多少隻豬腳?

台灣人在過生日,或時運不濟,要去霉改運時,習俗以吃豬腳來求吉利,萬巒豬腳會聞名全台,主要在於它的特殊製作過程和獨特配方,吃起來不油膩,皮、肉、筋,韌性中帶點脆的感覺,十分爽口,加上香醇的沾料,讓人吃了還想再吃。

成功沒有捷徑,萬巒豬腳的特色在全部採用豬的前蹄,經過脫油,再以特殊的中藥配方小火慢滷三小時以上,精熬細燉而成的豬腳,外皮口感香Q,吃起來不油膩,食用時配上特調的蒜頭醬油,香味四溢,嚐起來開胃爽口,令人回味無窮。

遠近聞名的「萬巒豬腳」,不論口感或聲譽,都不亞於世界知名的德國豬腳,海鴻飯店可說天天座無虛席,來晚了還得排隊等候,不過總覺得賺了大錢,就應該相對提升用餐環境,雖然不一定要裝潢得多高檔,但還是有改善的空間。

萬巒豬腳自用送禮兩相宜,到海鴻飯店吃完豬腳的顧客,走的時候幾乎人手會再帶走一包,飯店每天光是外帶的營業額,估計不會比店內用餐少,加上網路訂購的數量,平均一隻約三至五百元左右,真是賺翻了。

吃完豬腳已經下午二點,也該回家了,從萬巒回高雄市最直接的路就是順著台一線縱貫公路,這條台灣西部最老牌的縱貫公路,由於沿途已經開發過度,公路景觀乏善可陳,但在這處地名為「忠心崙」的公路旁,卻種了一整排的「風鈴木」,由於正值花期,粉紅花朵開得繽紛燦爛,充滿浪漫的春天氣息。

「風鈴木」原產地在熱帶美洲,為落葉喬木,台灣於1967年引進栽植,作為庭園觀賞與行道樹,常見有黃金風鈴木與洋紅風鈴木兩種,黃金風鈴木是巴西的國花,而洋紅風鈴木的花朵像風鈴掛在樹上,非常漂亮,給人溫馨浪漫的感覺。

風鈴木的花朵雖然美麗,但花期很短,風一吹,即隨風飄落,鋪滿路旁的落花讓人有繁華落盡的寂寥感,自然界中的一花一草,都有自己的生命和故事。

在台灣,無論哪一個季節,何時何地,只要用心體察,都有值得賞心悅目、留連難捨的景致,記得有一位詩人說:「一枚三葉草,再加上我的想象,便是一片廣闊的草原。」

下午三點三十分,騎到接近高屏大橋的前方,這段公路綠美化得不錯,由於陽光充足,九重葛花團錦簇,景觀大不相同。

下午三點四十分,騎到「高屏大橋」上屏東縣和高雄縣的縣界。

「高屏大橋」為台灣連結高雄、屏東兩縣的橋樑,2000年八月,由於受到碧利斯颱風所帶來的豪雨影響,發生橋墩被溪水沖毀,橋面塌陷一百公尺,造成行駛其上的十七輛汽機車墜落,二十二人輕重傷,高屏兩地交通旋即中斷,因此交通部採用懸臂工法及支撐先進工法施工,興建這座新的高屏大橋,歷經六年,才於2008年完工通車。

「高屏溪」又名下淡水溪,發源於中央山脈玉山南麓,為高雄縣與屏東縣的界河,長一七一公里,是臺灣第二長的河川。

沿著台一線公路一路往北,途經鳳山市,也吃了當地著名的黑糖刨冰,下午五點,終於騎回到高雄市。

高雄市是直轄市,但整個都市數十年來,卻被這條穿越市區的台鐵縱貫線緊緊纏住,如同任督二脈遭綁,氣血無法暢通,這個痛楚已隨著「台鐵捷運化─高雄市區鐵路地下化」的啟動,將促使高雄進入嶄新的市容發展風貌。

五點十分,騎到高雄市中正三路及中山一路口的美麗島捷運站前,高雄人叫這裡為「大港埔」,美麗島站為高雄捷運紅、橘路網的交會站,有「高捷之心」之稱,附近主要為辦公、金融中心以及婚紗等專業街道。

二分鐘後,Rock 家在望,歷時五天的恆春半島單車之旅即將結束,但是一件事的結束,意味著另一件事的開始。

恆春半島單車之旅在這裡畫下句點,最後一天的行程非常短,只騎了六十公里,在寫完這五天的行程時,Lillian 也早已完成單車環台的壯舉,為她的人生寫下非凡的一頁。

蘇東坡有詩:「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韶光易逝,但藏於記憶中的時光永不流逝,不管是這次的恆春半島之旅,還是 Lillian 的單車環台壯舉,當一切已成為過往的時候,都只能留待以後深情的追憶。

相傳幸福是個美麗的玻璃球,跌碎散落在世間的每個角落,有的人撿到多些,有的人撿到少些,卻沒有人能全部擁有。人總是渴望未得到的,而遺忘了所擁有的,但海倫•凱勒說過一句話:「我只看我自己所擁有的,不看我沒有的。」

今生,曾經有多少期盼飛入您的夢中?覺得已經有多少的缺憾?因此,不能放棄自己的理想和希望,要隨時叮嚀自己,珍惜並及時把握現在,暢享人生!

參考引用資訊:《 屏東縣觀光旅遊資源網 》

回首頁

Nikon D70    2010/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