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恆春半島鐵馬遊 (四)】

著名的〈湖濱散記〉作者梭羅曾說:「雖然我不是富甲天下,卻擁有無數個艷陽天和夏日。」

進入恆春半島單車之旅的第四天,今天仍是個太陽熱力四射的晴朗日子,行程將繼續沿著屏200縣道騎往「旭海」,再轉199甲線到上牡丹叉路口後,續接199公路經「牡丹鄉」,預定夜宿在「四重溪溫泉風景區」。

這次的恆春半島之旅,每天都懷著不同的心情,經歷著不同的行程,真正的風景不在於終點,而在於過程中所看到的一草一木、一物一景,這些親身的體驗,都讓心中充滿無盡的思索和心靈的感動。隨著歲月的變遷,季節的變換,我們是要讓生命走向遼闊豐富,還是生活得單調、平庸而貧乏呢?用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生活,就會收獲什麼樣的心情,腳下就會多出一條坦蕩的道路。

曾經在雜誌上看到一篇有關西班牙著名哲學家「喬治•桑塔亞那」的故事,令人深省:

一個春意盎然的日子,桑塔亞那教授正在哈佛大學講課,突然一只知更鳥飛落在教室的窗台上不停地歡叫。教授停下來出神地打量著小鳥,這是一隻藍色知更鳥,除了淡黃和純白相間的胸毛外,身體的其餘部分幾乎全是藍色,美麗得讓人目不轉睛。許久,教授才轉向學生,輕輕地說:「對不起,同學們,失陪了,我與春天有個約會。」說完,他邁著輕盈的步子走出教室,跟在知更鳥的後面走出了校門。

桑塔亞那用畢生的精力在自然主義與理想主義之間奔走,它曾說:「我們完全可以依靠本能過上理性的生活,我們也完全可以在大自然的引導下進入祥和之境。」這是桑塔亞那為我們指引的一條通向閒適生活,同時又是智慧高尚的人生之路。

春天就在窗外,每個人都可以走出去與迷人的自然女神相約。朋友,請跟隨你的知更鳥,去尋找你人生的春天吧!

昨晚的「紫灣渡假村」內,蟲鳴蛙聲高亢、激昂,簡直吵成一片,但漆黑的穹蒼滿天星斗,充滿了無限的魅力和誘惑力,晚餐後大家邊喝啤酒聊天邊仰望天空觀星,由於沒有一個人對星座有研究,因此都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但對久居城市的我們,仍是一種難得的體驗,還好夜深之後蛙聲逐漸轉為安謐、寂靜,因此一夜好眠,今天清晨六點起床,精神格外飽滿。

大家慢條斯理的吃完渡假村附送的早餐,雖不豐盛,但也能填飽肚子足夠應付上半天的行程,一行人磨到上午九點才準備出發,今天還是只有四個人騎車,因為行程一整天都是上坡山路,雖然總里程不長,但也是最具挑戰性的一天,Lillian 今天如果過關,表示已拿到單車環島的門票。

一開始即是緩坡向上,山區的空氣十分清新,微風輕撩眼瞼,人也頓覺舒服、暢快。

有人形容:「人生就像一張有去無回的單程車票,沒有彩排,每一場都是現場直播。」每個人都是一道風景,所以,把握好每次演出便是對人生最好的珍惜。

一路盤旋向上,從高處俯望,偶見綠油油的山谷夾著水稻阡陌,片片翠綠淡雅,一幅安詳、平和、與寧靜的田園景象。

來到一處陡峭的髮夾彎, Lillian 大發雌威,一馬當先,追過了自己的老公和 Rock ,真是一點都不留情面,三個老男人事後只能互相安慰,並非體力不繼,而是輸在那輛不到七公斤的高檔單車上。

Lillian 這個女人做任何事都非常執著,而對事執著的人才能擁有充實的生命,加上又嫁了一個標準的老公,永遠不怕會患全天下男人都會患的錯,真是幸福滿滿。

一路上層巒疊嶂,山高谷深,沿途這處充滿靈氣的山谷中,幾畦稻田,幾間茅舍,参差錯落,與大自然融為一體,充滿寧靜祥和的氣氛,在與大自然的深情擁抱中,人的內心平靜如水。

這種返璞歸真的景象,讓人有一種心胸豁然的感受,很自然地就能感動你,對田園生活的憧憬,是對城市嘈雜的恐懼,我們應該放慢自己的腳步,暫時從每日按部就班的單調生活中掙脫出來。

和煦的陽光灑遍全身,斑駁的樹影在地上暗自搖曳,雖然踩踏費力,倒也不覺燥熱,春天,真是個適合單車旅行的季節。

Lillian 持續超前,看來今天要追過她已經無望,三個男人只有安份的緊跟在後,不做拼命三郎,我們要的只是一種過程,一種體驗,和一種感覺。

上午十點,騎到公路一處置高點,滿州鄉邊界的「港仔村」盡收眼底。

「港仔村」位於港仔溪與九棚溪間出海口處,東鄰太平洋,南接九棚村,西北與牡丹鄉交界,村落腹地狹窄,早期因受港仔至旭海的九棚基地軍事管制區限制下,幾無遊客造訪,宛若被遺落人間的一處海角天涯。

「港仔村」緊鄰太平洋,從山頂即可看到這座高聳的沙丘,因為每年秋冬之季,由海上吹入強勁的東北季風,將九棚溪出海口的泥沙吹向沙灘淤積,春夏之時的豪雨,又將堆積的泥沙帶往海口,如此年復一年,竟出現廣達二百多公頃的沙漠地形,被稱為「港仔大沙漠」或「九棚大沙漠」,堪稱是台灣最壯觀的沙漠奇景。

荒涼、偏僻的不毛之地,才能為想象力提供更廣闊的空間,Lillian 可是被這荒涼的景觀所迷惑?

「港仔大沙漠」有各樣的沙地景觀,風向又不斷改變沙地的表面,地形千變萬化,成為台灣頗為獨特的地景,加上炙熱的大太陽,及帶有鹹味的海風,頗有置身「海濱沙漠」感覺,特殊的地形,也發展出獨特的沙灘活動。

「港仔大沙漠」堪稱恆春半島新興的旅遊景點,原因是它擁有台灣獨一無二的「飆沙」活動。

由於港仔村並不屬於墾丁國家公園的範圍,因此,當地的吉普車業者,就利用了沙丘的自然景觀,在不破壞大自然的原則下,規劃設計了特殊的飆沙路線,帶領遊客駕駛吉普車馳騁在沙丘上,享受上下俯衝的緊張刺激快感!

「港仔村」東岸是漫長的平坦沙灘,亦可戲水弄潮,這裡也是欣賞太平洋日出瑰麗海景的絕佳所在。

由於港仔村附近有中科院的飛彈及火箭試射基地,這一段的海岸過去有很長的時間受到軍事管制,人為開發及活動干擾較少,因而意外保有較原始的風貌。

參觀完少見的沙漠景觀後,公路在港仔村由屏 200縣道轉為台 26線,這一段公路將沿著海岸線直通到「旭海村」,不但由高低起伏的山路轉為平坦的道路,景觀也由巍峨蒼莽的青山一變為波瀾壯闊的無邊大海。

和煦的陽光照耀著大地,明媚的春光撒入我們胸懷,經過早上的一段奮戰,終於可以稍喘一口氣,經過村口的這處「八八水災紀念亭」,讓人不禁停下腳步憑弔一番。

去年莫拉克颱風造成的八八水災,重創南台灣地區,尤以高雄縣甲仙、那瑪夏、桃源三鄉受災為最,其中「小林村」全村被土石流淹埋,死傷慘重,舉國哀慟!

滿州鄉港仔村東臨太平洋,颱風後海岸堆積大量漂流木,村民撿拾做為資源利用,八八水災後第十天,村長黎竹紅及村民張錦佳兩人,在漂流木堆中意外拾獲小林國小牌匾、及那瑪夏鄉牌匾( 刻有平埔族番刀圖騰 )各一,正值港仔村經營農村空間利用及綠美化,工作夥伴一時百感交集,感觸因緣甚深,義工群遂決議以漂流木打造八八水災紀念亭,並將拾獲的牌匾鑲嵌在亭內,以表追思哀悼!

這一塊刻有平埔族番刀圖騰的那瑪夏鄉牌匾,在災後從台灣西海岸漂流至台灣東海岸,烙滿八八水災的創傷疤痕,這次災難讓許多家庭因而天倫夢碎,不只對台灣政壇產生巨大的影響,也是對於台灣整個社會與人心的磨礪與挑戰。

人間煙火裡總夾雜著很多的無奈與苦楚,苦難給人苦難的記憶,也才更懂得生命的可貴,紀念亭旁並立刻有「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巨木,為八八水災受難者及眾生祈福,冥陽兩利。

今天發生的因,必會成為明天的果,氣候變遷,已經讓我們身處的環境充滿著危機與變數,地球如同一艘大船,給了我們詩意的生存環境,可是在人類的掠奪與破壞下,這艘大船正在四處漏水,一切恩賜正在漸漸離我們遠去。

一次浩劫,可以讓人得到許多教訓,在災難面前,人是顯得如此脆弱,當歷史與記憶被雕刻在這些建築上,帶給我們的是對生命更多、更深刻的感悟。

大自然還有很多人類無法理解的力量,當今環保議題已是世界上最受關注的話題,無論滄海桑田,作為滄海一粟,我們有責任在擴展視野的過程當中,努力去尋回人與自然之間的共生之道。

上午十一點,繼續朝旭海方向前進,陽光明媚嬌艷,海風吹拂臉龐,太陽將天空與海水照射得晶瑩透亮,這塊純淨無污染的東南海岸,遠離喧囂塵世,是台灣僅存的一塊淨土。

雖然豔陽高照,一路空曠無人,但眼前呈現的是一種原始之美,在熱帶的陽光下,一切充滿著勃勃生機,湛藍的天空和海洋,讓人的心都跟著清澈起來,視覺的滿足不言而喻,對上蒼賜予的這一方美麗山水,我們應該心存感恩、倍加呵護。

上午十一點三十分,「旭海」在望。旭海村係因「旭日東昇於海」,浮出一幅碧海藍天的美麗景像而得名,這裡原是一處默默無聞的小村落,近年來卻成為單車客環台很重要的一處中繼站。

「旭海村」隸屬牡丹鄉,三面環山,一面濱海,為早期因捕魚及農墾之便而形成的聚落,人口僅四百多人的旭海村同時擁有排灣族、阿美族、閩南人、客家人及外省人,組成一個多族群併存的村落,是民族學者眼中研究島內族群融合及民族遷徙足跡的瑰寶之地。

「旭海」出溫泉,鄉公所在旭海國小大旁設有簡陋的公共浴室兩間,免費供旭海村民使用,假日才向遊客酌收清潔費。旭海溫泉水量豐富,終年不竭,屬弱鹼性碳酸溫泉,泉水自地下石縫中冒出,清澈透明,無色無臭,據說對慢性胃腸病、皮膚病、關節炎、神經痛等均有療效。

為了因應越來越多的遊客,牡丹鄉公所將老舊的旭海溫泉擴大為溫泉區,在原公共浴池旁斥資打造了這處新泉池,大為改善溫泉設施的品質,呈現出全新的風貌。

文獻中最早有關於旭海溫泉的記載,為西元1887年英國的探險家泰勒隨著當時斯卡羅族琅嶠十八社大頭目潘文杰,經由卑南琅嶠古道前往台東的途中,曾在此停留,並描述發現一處由草山湧出之溫熱泉水,本地的溫泉資源自古即為世居於此的原住民所利用。

旭海溫泉新泉池設有泡腳池、露天池及更衣室供遊客使用,設施新穎,景觀也不錯,雖已在今年二月完工,但不知什麼原因,至今尚未開放營業。

來到「旭海」正值中午,因此就在這裡午休吃中餐,開著元氣號的另兩位太座,早就好整以暇的在這裡恭候多時。

「旭海」是一個漁村型部落,僅有幾家小雜貨店兼小吃店,這家麵攤設備雖然簡單陳舊,但門口大樹下的桌椅涼爽舒適,老闆是一位憨厚的原住民,麵攤原為老婆在負責掌廚,沒想到同為原住民的老婆喜歡多喝兩杯,竟從昨晚醉到現在還起不來,只好硬著頭皮自己下海煮麵,點了一道湯還不會煮,我老婆只好親自下廚代勞,給這一餐添加了不少笑料。

吃完麵時間還很充裕,這麼炎熱的正午得要睡個午覺才行。

這處旭海村辦公室旁的籃球場涼風習習,席地小睡片刻,在這樣一個清閒的午後,給自己帶來了許多愜意,擁有一顆順其自然的心境,每一種滋味的享受對於我們來說,都是一種收獲。

睡足午覺後,下午二點整再次上路,從旭海接續屏199甲縣道往上牡丹叉路口前進,道路蜿蜓,連著八公里以一公里七點五的坡度向上爬升,十五分鐘後,前面三人早已不知去向。

我的這輛單車連行李架及照相器材,加起來重達十六公斤,一個人被遠遠的甩在後面,一點都不意外,不過有一句話說:「對於一個生命力旺盛的人,愛和孤獨都是享受。」

公路始終在山間盤旋,似乎永無盡頭,驀然回首,才發現青山靜立,默默的在見證著我們騎過的輪跡。

我們已經沒有年輕時的蠻力,因此在奮力踩踏的過程中,時刻保持良好的樂觀心態最為重要,不急不徐,調勻呼吸,才能持續不斷的往前推進。

天高雲淡,俯瞰遠處大海,一派天水蒼茫,海有容而納細流,胸懷博大,就在這裡短暫駐足,任思緒隨著微風天馬行空、自由馳騁,塵世中的紛紛擾擾,都自行風雲落定了。

路樹枝葉層疊濃綠,遮擋了赤熱的陽光,帶來一絲清涼,但路途悠悠、驛站迢迢,Lillian 早已飆得不知去向,枝頭的鳥兒在淺唱低吟,三個落後的男人已無心傾聽,只專注於調整呼吸節奏,努力追趕。

天空高遠,流雲飄浮在遙遠的天際,景象清新飄逸,這大自然的美好,提供了我們無限廣闊的想像空間,不禁令人聯想到徐志摩:「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地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浪漫。

硬撐著所剩無幾的體力,下午三點十分,終於騎到上牡丹叉路口,這次恆春半島之旅最艱苦的行程到此結束,雖然覺得疲憊,但內心那種充實感只有自己能體會。路口排灣族面具陶壺和百步蛇圖騰是這處交叉路口最顯著的地標,不過,戴著一副假面具,就無法表達真感情,我們可都是以真面目一起合照留影的。

上牡丹這個叉路口雖然連個買水的商店都沒有,但對環島單車客來說,卻是一個耳熟能詳的站點,這裡是屏199及199甲縣道的交會處,往東源方向可接南迴公路最高點的「壽卡」,我和 Rock 上次單車環島就是走這條路線騎往台東,這次規劃的路線則將左轉往車城的的方向,開始踏向回程。

在上牡丹叉路口短暫停留,喘一口氣後,下午三點十分再次出發騎往車城方向,從這裡開始的屏199縣道開闢在一片平坦的高原上,騎來輕鬆愉快,十分鐘後,路過「牡丹國小」。

「牡丹國小」創立於日治時期的一九一七年一月,當時稱為「番童教育所」,由日本人擔任教職,實施日式教育,台灣光復後改為牡丹國民小學迄今,校齡已經將近一世紀。

座落在青山環抱中的「牡丹國小」,所擁有的自然生態資源是市區學校所難望其項背的,教師及學生大部份為排灣族原住民,大都具有音樂、藝術與體育天賦,有利於發展原民傳統文化及特色,由於是牡丹村內唯一的小學,故校園也是社區居民休閒活動的重要場所。

途經一處道路邊坡上開滿了「南美豬屎豆」,名稱雖然不太好聽,卻有著它別致而淡雅的美。這種原產於南美洲的外來種植物,別名「光萼野百合」,生長分佈於台灣海拔八百公尺以下陽光充足的開闊地、荒廢地、山坡地、河床,可供為綠肥作物,但豬若是吃入南美豬屎豆的種子會產生毒性,然後在六周之後死亡。

時值春季,來到山鄉野外,處處可見野花隨意鋪展,給人們帶來春的溫暖和生機。一花一天堂,一草一世界,我們應該學會善於為周遭的美而駐足停留,透過細微的觀察,去發現和感知每一個不經意的瞬間。

進入牡丹鄉後,一路上可見傳統的原住民建築物與部落,及幾家提供排灣族風味餐的山產店。

「牡丹鄉」地處中央山脈的尾稜,海拔均在一千公尺以下,為台灣最南端的山地原住民鄉,早期為排灣族牡丹社、高士佛社等社的活動範圍,居民善良純樸、環境優美宜人,有恆春半島後花園的美稱。

在騎經一段蜿蜒的長下坡後,下午三點五十五分,景觀豁然開朗,滿目青翠,郁郁蔥蔥,「牡丹水庫」亮麗的風景呈現在眼前,山川的秀美與雋峭,有一種大處的壯闊與雄偉,彷如人間仙境。

「牡丹水庫」位於屏東縣南端牡丹鄉境內,四重溪河谷上,水庫係集取四重溪上游之支流-汝仍溪與牡丹溪流域之水量而成,其蓄水體積約為三千萬立方公尺。

「牡丹水庫」免費開放參觀,不過僅開放單車及徒步進入,如果遇到水庫洩洪時,基於安全考量,則禁止遊客進入參觀。

近年來甯K半島地區在政府大力推展觀光休閒事業的政策下,對水量之需求亟為殷切,牡丹水庫可滿足甯K地區各鄉鎮至民國 110 年用水之所需。

「牡丹水庫」規模宏大,為土石壩結構,表面堆砌鵝卵石,是台灣目前造價最高的水庫,其壩長445公尺、壩高145公尺,蓄水面積約為3119萬立方公尺,總蓄水量可滿足供應東港以南至恆春半島地區用水。

「牡丹水庫」的風景有著原始般的美麗,尤其登上壩頂,水天一色的景觀,青山綠地的陪襯,讓人有種天人合一的感受,人生就像這段旅程途中所遇到的美麗風景,但始終都不能夠帶走,因此只能用相機為之定格成為記憶。

在壩頂上遠眺蓄水區全景,青山疊翠,綠水悠悠,白雲與綠色山脈倒映在平靜的水面上,呈現出一種和諧靜謐的美,美得風煙俱淨,令人心曠神怡。

眼前的一切顯現出如此迷人的魅力,空氣清新得讓人心醉,山河無語,此時無聲勝有聲,靜得悠遠,靜得讓人心馳神往,置身於山水意境中,盡情體味與大自然契合的感覺。

這座極富原住民造型圖騰的牌樓,是由車城方向進入牡丹鄉的入口意象,旁邊即是著名的「石門古戰場」遺址。

「石門古戰場」地形險要,由北側的石門山及南側的五重溪山夾峙而成,狀似門戶,故稱為「石門」,這裡就是牡丹社及高士佛社原住民對抗日軍入侵的古戰場,寫下台灣近代史上著名的「牡丹社事件」。

清同治十年( 1871 )十一月,日本琉球宮古島民六十九名自那霸航行途中遇颱風漂流至南台灣八瑤灣上陸,因誤入牡丹社被原住民殺害五十四人,日本藉此乘機侵略台灣,同治十三年四月派兵於今車城鄉登陸,以精銳武器裝備與牡丹社排灣族原住民交戰於此石門要隘,由於原住民弓箭難敵槍炮,最後頭目阿碌父子等三十餘人犧牲成仁,史稱「牡丹社事件」。

這次犯台,日本出兵三千六百多人,軍艦五艘、運輸艦十三艘,戰役從五月廿二日纏鬥到六月四日整整十四天,日軍戰死及病死者五百七十多人,而排灣族人到底戰死或被屠殺了多少人,迄今仍無確實的記載。

在憑弔完石門古戰場後,紅火的驕陽已由熱烈轉而溫情,迎著夕陽前行,傍晚五點十五分,終於來到「四重溪」。

「四重溪溫泉」位於屏東縣車城鄉溫泉村,日治時代曾與北投、陽明山、關子嶺並列為台灣四大名泉。田野上茵茵如氈的稻田,得益於這片靈山秀水的滋育,春耕秋收,生生不息,是亙古不變的規律。

這家四重溪著名的「清泉山莊」,日據時代是高級將領泡湯處,曾經有日本皇族親王蜜月親臨泡湯,是非常著名的溫泉旅館,我們今晚原本計劃要夜宿這裡,但幾位太太在看完房間後,竟然嫌其老舊,而且濕氣霉味太重,雖然有很大的戶外泡湯設施,但由於天氣炎熱,大家對泡湯並沒有很大的意願,因此一行人決定改投宿位於路口一家新開的民宿。

今晚改投宿的這家民宿就叫「新溫泉」,雖然不是很高檔,也沒有露天風呂,但房間非常乾淨,而且收費合理,年長的一對老闆夫婦待人非常和氣,讓我們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今天的晚餐就近在民宿對面的一家餐館解決,鏡頭前每個人都不顧形象,狼吞虎嚥,所有的疲憊霎時拋到九霄雲外。

有人說:「生活就像廚房裡的飯菜,用了心思,自然會有滋有味。」對生活的熱愛才是產生快樂的源泉,幸福是深藏在每個人內心的守候,有時不必期求太高以至忽略了生活本身,要珍惜手中擁有的,去充分品味生活的多種滋味。

因此,我們曾經擁有的不要忘記,已經得到的要更加珍惜,屬於自己的更不能放棄,至於已經失去的,那就留作回憶吧!

《 恆春半島鐵馬遊 (五) 》

參考引用資訊:《 屏東縣觀光旅遊資源網 》

回首頁

Nikon D70    2010/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