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眉•三坑鐵馬道 】

最近為著顧三餐,無法到處趴趴走,第四百篇遙遙無期,網站幾乎就要停擺,好友 Rock 覺得如此有負網友期待,要我對這個世界有使命感,網站不能說停就停,剛好 Steve 回台灣,因此三對夫妻再次聯袂出遊,這次選定的地點是橫跨大溪及龍潭兩地的「月眉•三坑鐵馬道」。

今天所騎的這條自行車道,係利用現有的「大溪橋」停車場作為起點,單程長約七公里,分有主線及支線,讓騎乘來回感受不同。最主要的景點是龍潭地區的石門大圳及三坑老街,是親近自然、悠遊農村的的單車之旅,同時可充分體驗河圳風光與老街風華,沿途設置有眺望平台、駐車架、休憩涼亭等,是一條公共設施非常完善的自行車道。

有一句話說:「要讓自己的人生精彩,就必須拒絕生活的平庸。」拋開煩惱讓自己快樂,生活才有意義。人生免不了許多起起落落的牽掛,重要的是保持良好的心境,在自己混亂低潮的時刻,心靈卻不迷失,否則人生就失去了前進的動力和意義,我很慶幸有 Rock 和 Steve 這兩位老友長期的支持和鞭策。

來到「大溪」,目光很難不被這座巴洛克建築風格的橋樑所吸引,這座橫跨大漢溪的「大溪橋」,外型典雅浪漫,已成為大溪鎮的新地標,尤其在夜晚燈光點亮之後更是迷人,是一處旅遊的新據點。

大溪昔稱「大嵙崁」,地名源自於凱達格蘭族的音譯,大溪是淡水河系最上游的河港,也是早期台灣最內陸的港口,可說是國際貿易通商的重要轉運港口之一當年桃竹苗地區的農產、日用品、茶葉、樟腦油等也都藉由大溪港轉運。

從昔日內陸河港的繁華盛景,到今日以風景和特產聞名的觀光大鎮,大溪的地名由來、地理環境和開發過程都和「水」有著深厚淵源,佳山勝水造就了今日大溪的美麗風華,也造就了大溪的繁華興盛與豐美人文。

「大溪橋」從日治時期興建以來,不僅是大溪鎮民交通運輸的重要橋樑,也是大溪鎮溪東、溪西二個行政區住民往來必經之地,與當地人的日常生活有很密切的感情聯繫。

目前所見的這座大溪橋,係仿日治時期大溪古吊橋外觀重建,在鎮公所投入七千八百多萬元的環境美化工程後,更顯得美輪美奐,兩端橋頭還興建二座很高的牌樓,橋身則是仿大溪老街牌坊的灰白色巴洛克式雕花,站在橋上可看到石門水庫與淡水觀音山。 

「大漢溪」將大溪鎮分為東西兩岸,而且大漢溪自石門水庫以下,河水的侵蝕面降低,導致河流急速下切,原有的河道因而形成高低不同的河階地,在大漢溪沿岸就有數層與河流平行的河階地型。

最低的一階也就是畫面的「月眉」地區,地勢處於河階低窪區,大溪橋下河床中沙洲、礫灘遍佈,大小水道散佈期間,在西元1892至1897年河運全盛時期,此河岸地區帆影終日不息,萬商雲集,貨物的進出量極大,大溪鎮內和平路、中山路和中央路的商家達三、四百家之多,目前大溪老街仍以古典風華見證著往日的繁榮。

今天是個非常炎熱的天氣,三位老婆還是捨命陪老公,照片裡面少了一對夫妻,因為一個在拍照,一個去租車。

在艷陽高照的七月,今天氣溫還高達攝氏三十六度,Rock 和 Steve 二對夫妻為了幫我出這篇單元,簡直是豁出去了,對三位愛美怕曬的太座,仍然高高興興的陪著出外景,雖然包得密不透風,讓大家看不到美麗的容顏,還是讓我感激涕零!

出發了!Steve一馬當先,帶隊往前,一開始的這段是屬於大溪鎮管轄的月眉自行車道,沿著大漢溪堤防而建,修築得非常漂亮。時常騎乘台北市的河濱自行車道,總認為有錢的台北市自行車道建設得非常漂亮,今天來到大溪,才見識到其實地方鄉鎮的建設也不遑多讓。

不過今天所騎的這條自行車道,由於沿途大都是空曠的田野,幾乎完全沒有遮蔭,要在這樣炎熱的天氣下出遊,真需要一顆不羈的心,心無所羈,即便氣溫高達三十六度,也是勇往直前。

天氣實在太好了,白雲飄浮在湛藍的天空,遠處山巒迭起,太陽熱力四射,在四季的輪迴裡,最熱烈、及最富生機的,莫過於這七月流火的盛夏了。

前方的「崁津大橋」是一座造型優美的三跨連續繫索鋼拱橋,2002年才興建完工因剛好位於石門水庫下游約五公里處,夏季颱風一來,只要石門水庫洩洪,崁津大橋便首當其衝,因此在興建時對這座橋樑的強度有特別的要求。

由於大溪鎮為台三、四、七線之交會點,也是北台灣多處重要觀光遊憩區的門戶,原通往鎮內之主要橋樑「武嶺橋」每逢假日車輛壅塞,造成當地居民及遊客飽受塞車之苦,因此公路總局闢建台四線大溪外環道及崁津大橋連絡大漢溪南北兩岸,以紓解前往北橫、石門水庫之過境車流,提高該地觀光品質。

沿著大漢溪岸的「月眉自行車道」騎到崁津橋頭後,車道離開河岸,改為穿梭在田野之間,由此再往前約八百公尺後,車道一分為二。

根據這次騎乘經驗,往左方向直到三坑老街,景觀皆是廣袤無垠的稻田,但路況平坦,往右方向的車道則沿著石門大圳而建,也就是龍潭鄉的「三坑鐵馬道」,雖然景觀較多變化,但之前會先經過一段連續約一公里長的上陂路,騎起來非常辛苦,除非是抱著練體力的心情而來,否則強烈建議去程先往左騎,回程再從右側車道回來,剛好是一路下坡,騎來輕鬆愉快,在這種炎熱的天氣,才能免掉中暑之虞。

由此車道開始穿梭在田野之間,廣袤遼闊的稻田和遠方的山丘黃綠相間、層次分明,一派田園山色,在這即將收割時節,空氣中充滿濃郁的稻熟香味,這便是豐收季節的味道吧!

這次很慶幸有聽從當地租車店老闆「遇到叉路就左轉」的建議,去程皆是平坦的路況,否則三位嬌嫩的太座恐怕騎不到一半就要打退堂鼓。 

火焰般的陽光從萬里晴空投射下來,雖然豔陽下的鄉村田園別有一番朝氣蓬勃的景象,但在這樣的高溫下騎車,實在不太好玩,所幸三對老夫老妻無論碰到什麼逆況,一向抱持正面樂觀的心態,懂得苦中作樂。

往好處想,在漫長的人生旅途中,何時才能覓到這份沒有城市喧囂的田野心情?

來到鄉間,最能讓人感悟到天地萬物的運行之道,陽光雖然赤熱,但它化育萬物,一望無垠的田野之間,除了充滿清新舒爽的空氣,仍然保持著原始自然的生態環境。

遠離了城市的喧囂和汙染,成熟的稻穗面對廣袤的蒼穹燦爛地綻放著,金光熠熠,好似為大地鋪就了一層鮮黃的地毯,看到這樣的光影,似乎庸常乏味的生活,也變得有聲有色起來。

台灣擁有「稻米王國」的美譽,農業改良技術舉世聞名,成熟的稻穗粒粒飽滿沈甸、鞠躬低頭,風一吹,隨風搖曳、體態優美。

稻米是台灣最重要的糧食作物,由於台灣介於熱帶及亞熱帶地區之間,雨量充沛且氣溫較高,一年中適合水稻生長季節長達十個月以上,故每年可種植兩期水稻,第一期稻作在二至六月左右,第二期稻作則在七至十一月之間,台灣稻作不僅種植面積廣,產值高,而且與政治及經濟發展有密切的關聯。

太陽熱力四射,稻田一望無際,路邊一點可供遮蔭的地方也沒有,雖然在似火的驕陽下騎車滋味不太好受,但陽光對我們很重要,它孕育了我們的生命,女士們多曬太陽才能避免骨質疏鬆症,與大自然打成一片,也可以讓一顆心遠行卻不知道疲累。

能和好友一齊出遊是美好的,雖然難免會碰到一些磨難,尤其像遇到 Rock 這種做任何事都很認真與熱情的人,讓我不拖著老命緊跟著也不行。

Steve 做人真慈悲,可憐我為了拍照累得滿身大汗,搶過相機幫我拍了這張以證明我的存在,攝影技術比我更高一籌。

我時常夢想著自己能走遍千山萬水,行遍海角天涯,去尋找自己內心深處那個寂靜的角落,淡而有味地活出人生的怡然自得。但夢想常是一個抽象而飄渺的海市蜃樓,現實生活很難由自身去定義與逆轉,並不是所有的願望都能得到實現,人不能超脫現實環境,生活在一個充滿理想與幻夢的世界中。

有一句格言說:「我們常為失去的機會或成就而嗟嘆,但往往忘了為現時所擁有的感恩。」我最近學到,人的思維不能永遠停留在某一階段,該改變時就得改變,正視自我才是一種生存智慧,才能成就豁達的人生。

廣袤的田野翻滾著金黃色的波浪,呈現的是一種豐收之美,但從晴空流瀉下來的陽光真是熱烈而毒辣,讓人無心停駐欣賞這旖旎的田野風光,只想盡快找個蔭涼的地方休息。

以前一起騎車出遊,Steve 總是被我和 Rock 甩在屁股後面很遠,但今天只要遇到陡坡,卻都一馬當先,搶攻先上,盡顯男人的尊嚴和本色,真是士別三日,刮目相看,我和 Rock 都在狐疑,他是長白山的人蔘吃多了,還是在大陸用什麼撇步偷偷勤練腳力的?

五人車隊照慣例由 Steve 領先帶隊,Rock 在後押陣保護,我則趕前跑後的為他們拍照記錄,為了出這第四百篇,大熱天好友鼎力相助,雖然忙得我滿頭大汗,卻也甘之如飴。

騎到石門水庫外圍的「三坑自然生態公園」,碧綠的湖水微波輕漾,在盛夏的午間時刻,這裡一派清涼,真是躲避驕陽的絕佳之地。

「三坑自然生態公園」是石門水庫旁一處新興的旅遊景點,擁有近三公頃的生態湖和二公頃草坪,全區採用生態工法,以減少人為的環境破壞,整個公園植栽綠化,並且規劃有景觀大池,木棧步道,造型木拱橋,及休憩涼亭。

站在自然生態公園旁的河堤上,可以眺望大漢溪上的溪州大橋及遠處的石門水庫壩體。

「石門水庫」橫跨龍潭及大溪兩鄉鎮,壩高一百三十三公尺,溢洪道有六座閘門,是具有灌溉、防洪、發電、觀光等多功能的水庫,也是東南亞最大的水利工程。

離開自然生態公園後,繼續往三坑老街前進,沒想到立刻遇到今天最陡峭的一處路段,連告示牌都警告要下車牽行。

Steve 今天真是特別神勇,仍然一馬當先、奮勇直上,一轉彎就不見了人影,Rock 則緊跟而上,我最近操勞過度,今天體力不繼,所以乖乖下馬推車,不敢逞勇。

這處約一百公尺長的路段真不是普通的陡,Rock一向是個不輕易妥協,堅持到底的人,依然騎到一半即中箭落馬,而今天特別神勇的 Steve 則在即將到達頂峰之際,仍然功虧一簣!

雖然三位大男人在老婆面前演出走樣,不過有一句話說:「沒有拼搏到一定程度的人,就沒有懷疑人生的資格。」我想     Rock 和 Steve 今天的奮戰不懈,已經夠格懷疑。

我是推車上來的,所以今天沒有資格懷疑人生,不過還有一句話說:「智者的堅持是對形勢有準確的判斷,愚者的堅持是對自身處境的懵懂不清。」有時候「放棄」也是一種生存智慧,我今天體力不佳,面對這樣的陡坡,不必硬逞英雄,免得中暑倒地!

這段陡坡雖是幽然小徑,卻讓人有柳暗花明之感,嫩綠竹葉遮擋了炙熱的陽光,給人送來舒適愜意的清涼。

坐在路旁氣喘如牛的 Rock 仍然關心著後面推車上來的老婆,女人是男人的另一半,是需要去愛和呵護的,Rock 關愛的眼神讓人感受到一股和老婆長相廝守的感動和滿懷的幸福感。

有人說夫妻是前世姻緣,許多事,細想起來仿佛就像是昨天,夫妻之間能互相瞭解與包容,才能更有彈性的面對生活中的變化,要珍惜眼前的幸福,畢竟世上的事,有多少是可以重來的?

脫離前面那段狹窄的陡坡後,眼前景物又是豁然開朗,車道繼續穿梭在黃澄澄的稻田之間,這裡離三坑老街已經不遠。

今天真是難為了麗質天生的 Lillian,雖然炙熱的陽光使她包得密不透風,害大家看不到美麗的姿容,但能陪著聚少離多的老公 Steve 出遊,讓她的眼神仍時時閃爍著幸福的光彩。

Rock 的愛妻 Vicky 可能是辦公桌坐久了,身體一向較為孱弱,在這樣的高溫下騎車,我真擔心她會中暑休克,不過 Vicky 的身體雖然柔弱,卻有一顆堅毅不拔的心,今天行程一路過關斬將,表現令人激賞。

我想真正的美麗就在於尋找美麗的過程之中,Vicky 對今天滿懷希望,所以能感覺身邊充滿愛與陽光。

中午時分終於騎到「三坑老街」,在進入老街之前,會經過這處早期三坑婦女洗衣交換情報的地方,勾勒出台灣早期農村生活的輪廓與樣貌,由於混合了清澈的山泉及石門水庫流出來的水源,澄淨中略帶混濁而有「黑白洗」之稱。

現在三坑地區家家戶戶都已裝了自來水,也有了洗衣機,這裡除了令人懷舊,已成了孩子們夏日戲水的天堂。

這塊牌子要這樣讀:「黑白水,黑白洗,若能洗盡人間黑白事,必然可化三坑為三康。」我想這是地方耆老對於三坑成為世外桃源的憧憬與想像,也期許在這裡洗衣的三姑六婆們談八卦要留點口德,不知對否?

「坑」在客家話中指的是小溪澗或水渠,根據文獻記載,這裡從前有「火劫尾坑」、「蔗篰仔」、「鴨母坑」三條水渠流經於此,因此取名為「三坑仔」。

「三坑仔」為龍潭最早開發之地區,但早期為原住民聚落,直至乾隆年間才因閩、粵械鬥,粵人失敗後遷徙至此,所以三坑一帶多為客家族群。以前在大漢溪河道水深時,船隻可以航行到三坑,因此三坑是早年客家族群貨品的集散中心,不論是關西、竹東、還是新埔、楊梅、湖口的貨物都會利用三坑做為中繼站,也因此使三坑逐漸繁榮起來,原本的小農村也開始變成活絡的商業街,在當時更有「桃園第一街」之稱,至今三坑老街上仍保存了當時商業發達的種種軌跡。

老街盡頭的這座「永福宮」,造型古樸優雅,為三坑地區的信仰中心,可說是整個聚落的核心。

三坑老街幾乎全是商店,廟前廣場是老街最大的活動空間,早期每天都有茶葉及日用雜貨的交易,現今則在假日吸引著川流不息的單車人潮。

「永福宮」並非龍潭的大廟,但它卻是文獻記載上,龍潭地區少數歷史悠久的廟宇,木作構件上的彩繪已經斑駁褪色,百多年來永福宮默默接受歲月的洗禮,庇護著三坑地區的黎民百姓,並且為三坑仔的滄桑歷史做見證。

「永福宮」建於清乾隆五十六年,原主祀客家守護神三山國王爺,重修後主祀改為三官大帝。三官為天、地、水三官之簡稱, 合稱為三官大帝,台灣地區多稱為「三界公」,由於長期香火鼎盛,整個廟堂皆已被煙燻黑。

三坑老街兩側店家已有一百多年歷史,街道兩旁的步廊式街屋大多是由堂、灶、室、店四個部分所構成,依稀可見當時三坑的繁華景象,這種閩南傳統建築,騎樓部份除了可遮風擋雨,有些人家則會擺上幾張椅子,鄰居閒暇的時候,聚在一起泡茶、談天,顯示出傳統鄉村的閒適和人情味。

真是風水輪流轉,拜自行車道之賜,現在三坑老街風華再現,每戶店家都在騎樓設攤做起觀光客生意,盛夏賣冰水,簡直是一本萬利,不過由於缺乏規劃及統一管理,市容稍嫌零亂。

曾經看過一句賣冰淇淋的廣告詞:「黏膩不是我們的喜好,涼爽才是炙夏裡幸福的依靠。」真是讓人想不吃也難。

但這時候冰淇淋哪夠看?來一大碗傳統剉冰才是王道,對剉冰情有獨鍾的 Rock,簡直就像在品嚐山珍海味般,這一碗下肚,頓時神清氣爽,暑氣消了大半。

這家傳統柑仔店已經在老街經營了上百年,內部擺設一如往昔,給人濃濃的懷舊氛圍,充分顯現出鄉土的質樸、真誠和生命力。

曾經繁華一時的三坑老街,雖然隨著大漢溪水運功能的喪失而沒落,但世居於此的客家人,已經尋思出如何妥善運用獨特的歷史資源,結合觀光遊憩和地方產業找回三坑的春天。

老街上碩果僅存的碾米廠,台灣話稱為「米絞」,雖然已停止運轉,但機器仍然保存良好。

這種碾米機係用研磨使稻穀互相磨擦去殼成為糙米,再將糙米除去米糠成白米,在科技不發達的年代,這座碾米廠就能一貫作業的運用電力及機械組件自動化操作,在當時可是非常先進的行業。

離三坑老街不遠的這座「青錢第」,建於清朝光緒二十年,已有百年以上的歷史,為傳統的三合院建築,座落在一片田園中,展現了傳統客家人恬靜的田園生活樣貌,由於此宅在當時為三坑地區的豪宅,因此在護龍及正廳皆置有銃孔,可想見當年保衛家園之艱辛。

「青錢第」堂號由來有一則傳說:張家祖先因經商致富,有一年家鄉發生饑荒,因自行發行青錢賑災受到皇帝旌表,才將張宅稱為「青錢第」,然此說並無確切之年代、人物而備受質疑。有人考證其堂號由來可能是出於「青錢萬選」之成語典故,因在古厝正廳的泥塑門聯上寫有「青出群英人稱瑞鳳,錢名萬選世仰雲龍」之對聯,此聯正是出自這句成語,也說明了青錢第的出處。

站在這歷史氣息濃郁的古厝前,撫今追昔,往事如煙,留下的僅是一份滄桑的記憶,再繁華風光也有休憩的時候,現在的「青錢第」雖然寂靜落寞,仍保有著那份優雅恬靜的名門遺風。

離開三坑老街後,開始踏上歸程,途經一棵大楓樹邊的「開庄伯公」廟,順便進去上香致敬,感謝伯公庇佑我們此行一切平安,盛夏午後的伯公廟雖然氣氛寂寥,卻讓人感受到一種恬淡,和一種平靜的心情。

回程的天空仍然是湛藍無際,蒼鬱山坡、景緻優美,變幻無窮的田園風光,在耀眼的陽光映襯下,更顯得光彩奪目,這是最具田園詩意般的風情景色。

廣袤無垠的藍天之下,金黃色的稻田一望無際,微風彿過,稻浪隨之翻滾,節奏明朗輕快,透過對大自然的觀察,去發現萬事萬物的變化,對身心絕對有極大的幫助與啟發。

經過一個上午的奮戰,回程大家體力已經有點不繼,看到路邊有蔭涼處即席地休息。

樹影斑駁,透過樹葉向上看,流瀉下來的陽光仍然熱烈而親切,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三對老友夫妻至今能一起出遊領略旅途的風情,一起經歷生命中的萬水千山,實在難能可貴。

我想夫妻相處,任何平凡小事,都包含著非常深刻的情愫,曾看過一篇有關心靈慰藉的文章,裡面有一段說:「在人生道路上,有一個人能分享寬容你的一切快樂和悲傷,能看見你的堅強和軟弱,就是無盡的幸福。」

雖然回程之前在三坑老街研究了半天地圖,但大伙兒還是走錯了路,多繞了一圈才接續到這段沿著石門大圳興建的「三坑鐵馬道」,而且在騎到盡頭才發現又回到了三坑老街,真是多走了好長一段冤枉路。

「石門大圳」為台灣重要水利工程之一,有十六條支線,灌溉區域涵蓋桃園縣龍潭鄉、平鎮市、新竹科學工業園區,石門大圳因灌溉的區域較為偏遠,卻也因此保留了寧靜的鄉野風貌,讓遠離喧囂的石門大圳自行車道,成為單車騎士最逍遙暢快的騎乘路線。

這條相當寬敞的「三坑鐵馬道」,全長二點八公里,闢有三坑泉水、咖啡林道、蝴蝶花廊及賞桐花徑等景觀區,沿途翠木夾道,蟬聲鳥鳴,與水圳潺潺水聲提供了絕佳的騎乘環境,悠遊其中,能讓人感染到水圳的清涼與溼意。

來到這處「三坑泉水」景觀區,旁邊有座小小生態池,由於三坑地區泉水豐沛,源源不絕的泉水維繫了這個小小生態池的生命活力,裡面繁殖著溪蝦、蝌蚪、青蛙、水黽和蜻蜓等許多動物,在這清涼潮溼的環境,不免讓人想起王維:「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的詩句來。

「三坑自行車道」沿著石門大圳而行,延伸至三坑老街,車道平坦又多在林蔭下,遠離人群車聲,騎來非常安全舒適,有些地方還能眺望到河谷風光,沿途有五星級的休憩設施,是個絕佳的休閒旅遊去處。

一行人停在在這處休憩站喘口氣,靜謐的山谷吹來陣陣微風,在這樣一個陽光炙熱的午後,能置身山林,享受回歸自然的閒適,真讓人神清氣爽、心曠神怡,生活難免有沮喪和煩躁的時候,來到這裡,所有的憂愁和苦悶都會煙消雲散。

這樣炎熱的天氣,在石門大圳旁休息得真不想走了,但大家中午還沒吃飯,都等著騎完吃大餐,因此趕緊打起精神繼續上路,車道途經這處「韭菜專業區」。

「韭菜」是大溪鎮有名的特產,韭菜專業區主要位於下崁、中寮、中庄一帶,早期這裡原以水稻為主,七十年左右在農政單位的輔導下,開始從事大規模的韭菜種植,至今已成為全台最大的韭菜專業區,主要供貨地地點為北部果菜市場。

夏天的韭菜田是一片綠油油的景象,看起來生機盎然,到了十月,時序入秋後,韭菜花盛開,白色的韭菜花開滿韭菜田,雪白的花海,美麗極了。

回程車道一路下坡,騎來好不暢快,經過幾處「埤塘」,雲影倒映在深悠的池水中,在炎熱的旅途中感受到一絲清涼。

從清朝乾隆年間開始,先民為了開墾,在桃園台地挖掘一個又一個埤塘,最高峰時期,桃園台地大大小小的埤塘有一萬多個,桃園也因此贏得「千湖之縣」的美稱。埤塘不但是灌溉的重要水源,也是民眾生活環繞的重心,埤塘提供了用水,甚至端午賽龍舟等民俗活動也曾在埤塘舉行,但百年不到,目前桃園台地的埤塘只剩八百多個。

「埤塘」真的沒有存在功能了嗎?其實埤塘不只是灌溉水源,它更是豐富的生態池,許多候鳥仰賴埤塘覓食休息,一些台灣特有的動植物目前也只存在幾個埤塘中,逐漸消失中的埤塘,正一點一滴侵蝕這些動植物豐富的生命力。

在現代社會裡,想回歸山林,往往成了一個無法企及的夢想。

「住在城市的人如果覺得自己是幸福的人,那是因為不瞭解鄉下人的快樂。」這位在路邊擺攤賣涼水的大嬸,所受教育應該不多,但純樸善良,非常健談而樂觀,旅途中時常會因為這樣的不期而遇,帶來許多令人省思的話題。

小販大嬸養了一頭迷你「麝香豬」,大熱天拖著大肚皮睡午覺,憨態可掬,停留休息的單車客都忍不住要去逗逗牠。

「麝香豬」原產於中國,日本人用基因控制技術改良為小型寵物豬,號稱不會超過五公斤,壽命可長達十幾年,因會從頸背的腺體散發清香味,所以有「麝香豬」之名。據說麝香豬的頭腦可達人類三、四歲的智商,不但會表達喜怒哀樂,且有長期的記憶力,個性溫和愛撒嬌、喜乾淨,一旦被棄養,還會有創傷症候群。

    下午兩點,太陽依然像燃燒的火球放射著光芒,這是回程中最後的一小段陡坡,硬拼也要衝上去。

    一分阡陌、一寸柔情,這瑰麗的景色,讓我們的頭腦更清楚、心胸也更加開闊。

    騎太快,會忽略路邊的風景,想太多,就失去珍貴的心情,不能辜負大自然為我們帶來的這次愉快旅程。

今天的旅程已經接近尾聲,回程改騎到大漢溪堤岸上,讓視野更為廣闊無垠,大漢溪谷的風光盡入眼簾,遠方氣勢磅礡的崁津大橋,與青山綠水相映成趣。

下午兩點三十分,終於回到原起點的大溪橋停車場,從早上十點出發,來回不到二十公里的行程,花了四個半鐘頭。

在這樣炎熱的天氣騎車出遊,沿途又幾乎沒有遮蔭,實在不是明智之舉,是誰要出第四百篇單元的?真是罪魁禍首,為了向 Rock 及 Steve 這兩對夫妻好友賠罪,今天的大餐我要義不容辭的買單請客。

其實我是個怕冷不怕熱的人,有人形容:「四季是宇宙最大的節拍,而盛夏是最為濃烈的。」今天的單車之旅印證了我對夏日的熱戀,也看見自己存在的意義。我想誰都無法保證一個一成不變的將來,和好友一起出遊這些美好的過程,將逐漸累積成我自己生命裡無可替代的吉光片羽,足夠去回憶一輩子。

回首頁

Nikon D70    2009/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