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環島•第十天】

2008年 9月6日,單車環島進入第十天。

今天是環島十天以來,第一次要翻山越嶺,即將騎越南迴公路到台灣東部,去翻新自己的眼界,體會不一樣的脈動,品味不一樣的旅程。

東海岸是台灣最後一塊淨土,沒有工業污染及高速公路的便捷,才造就了彷如遺世獨立的海角樂園,特殊的地質地貌景觀構成了綺麗的風光,每次來到台灣東部,看著藍天碧海、白雲沙灘,那份淡定從容的感覺,心都會跟著慢慢寧靜下來,讓人對這塊土地產生無限的敬意。

什麼才可以打動一顆旅人的心?不是五星級酒店、也不是山珍海味,而是找回那份對大自然最初的悸動。

清晨五點被手機叫醒,還好沒有貪睡,不負期待的看到海上日出的奇幻美景。

快手快腳的趕到海邊,等到五點四十分,一輪紅日緩緩的從海平面升起,整個天際和海面染上豔紅的色彩,絢麗無比,美得令人屏息、動人心魄,不得不讓人讚嘆大自然的瑰麗壯觀,心潮為之澎湃不已。

大海無際,霞光染紅了海面和空中雲彩,流動著奇幻光彩,看到這種氣勢磅礡的日出景觀,令人心中永難忘懷。

大陸著名作家〈余秋雨〉曾說過一句話:「如果不走向曠野,生命就封閉住了。」啞口海日出的瑰麗景像,是單車環島至今最美的體驗,如何活絡自己的生命空間?我想單車環島就是最好的方法。

清晨六點騎到屬於滿州鄉公共造產的「港口吊橋」,河道中的吊橋在晨曦中寧靜而美麗,過橋後將左轉接 200 甲縣道騎往〈滿州〉街區。

十五分鐘後來到「滿州」街區。

「滿洲鄉」是台灣最南端的鄉村,為一個閩、客、原住民族群大融合的鄉鎮,大部分為山區丘陵地,因此農業並不發達,以落山風、牧草、灰面鷲和伯勞鳥聞名,「花端摧伯勞,雲端現鷹影」是滿州鄉引以為傲的生態景觀。

今天的早餐「大亨堡」,滿州街區這家統一超商是到東海岸的最後一處補給站,過了這裡以後,就逐漸進入崎嶇的山路,因此要在這裡吃飽喝足了才上路。

路過這座保存良好的「尤氏古厝」,全部以紅磚砌成,屋頂沒有華麗的翹脊,建築形式樸實無華,充滿歲月的斑痕,已經在滿州街上烙印成一頁歷史。

古厝默默的在街邊述說它歷經的蒼海與桑田,滄桑的容顏讓我感到一絲寂寥,是一種走進歷史的心情,我不是歸人,是過客,旅途中每次和這種斑駁的歷史舊痕不經意邂逅,總要忍不住為歲月輕聲嘆息。

離開滿州街區後,早上七點十五分已經盤旋在南仁山系,還好都只是緩坡向上,山色迷濛,溼潤清洌的空氣,偶爾吹來一陣涼風,騎起來還算輕鬆寫意。

途經這家渡假民宿,以前並沒有在網路上看到有人介紹,有住客看我停下來拍照,還特地跑出來和我聊天,問了價錢,才一仟出頭還含早餐,早知道昨天就騎到這邊過夜了。

回來後查了一下他們的網站,還頗具規模,但這家民宿開在這麼偏僻的地方,離墾丁開車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可以想見生意不會太好,價錢應該可以談,有興趣的人可以考慮做為環島行程住宿點之一。

意外的碰到一群「水牛」霸佔著馬路,來往車輛都得讓牠們三分。

水牛是以前台灣農村最普遍的風景,但現在已經非常稀少,對久居都市的人來說,這真是新鮮有趣的景象。

「水牛」在台灣的開拓史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一直是早期台灣農業最主要的生產力,更象徵著台灣人堅毅、刻苦、耐勞的本質。

這些水牛大搖大擺走在馬路上,可能吃得太撐,還邊走邊拉,可辛苦了趕牛的阿婆,一路緊跟著收拾殘局。

正在幸運碰到好插曲,但是出了一點小意外,可能我停下來毫無顧忌的猛拍惹得牠們有點不爽,當我騎車超越時,帶頭的那隻大個兒竟朝我追了上來,正好是上坡路,想跑給牠追都來及,還好阿婆及時吆喝一聲,牠老兄才停下來,但已經把我嚇出一身冷汗。

上午八點五分,從山路上俯看到海邊的「港仔」村落,這裡有台灣最大的沙漠景觀,著名的〈九棚大沙漠〉就位在這裡,遍佈白色細沙,隨地形高低起伏,景色相當壯麗。

「九棚大沙漠」位於滿州鄉港仔村到九棚山之間,面積廣達二百多公頃,大沙漠的形成是因為九棚溪及海岸線的沙粒,受屏東特有的落山風捲起,將原本海岸木麻黃及林投樹覆蓋,造成五層樓高的沙丘斷崖景觀。

台灣吉普車「飆沙」風氣興起,發源地正是此處的「九棚大沙漠」,業者用改裝的高腳吉普車搭載乘客,在廣大的沙漠上奔馳蛇行,再從五層樓高的沙丘頂端垂直俯衝而下,令人心跳加速,喜歡刺激的朋友可以來此一試。

海岸沙丘瑟肅的氣氛,如同遺世獨立,來這裡最適合拖下鞋子,漫步於沙丘上感受摩娑腳底的觸感,由於這裡位在台灣東海岸,也是清晨賞日出的好地點。

過了「港仔村」以後,道路又接回一小段〈台26〉線道,公路從這裡一直到旭海,全都是靠海而行,由於這裡已經離墾丁很遠,人煙稀少,沿途碰不到幾部過往車輛,廣闊無邊的山海景色,美得讓人心曠神怡。

由港仔村到旭海這一段海岸公路景觀真是讓人驚豔,碧藍的海洋、澄澈的天空,彷彿遺世獨立的海角一樂園,這裡離天堂很近,離人世很遠,如果不是有趕路的壓力,真想停下腳步,在這裡享受這份寧靜與悠閒。

上午九點整,終於騎到位於〈199甲〉縣道起點的「旭海村」。

旭海村因為每天早晨可以看到旭日從太平洋升起,所以取名「旭海」,為一背山面海的小村落,擁有美麗的沙灘、碧綠的草原、以及鹼性的溫泉。

「旭海」是由墾丁走海岸公路往東海岸的必經之地,從這裡還要翻越幾座山頭,再接上南迴公路才能到台東,因此現在成為單車環島很重要的一處中繼站,原本荒僻的小村落,突然因為單車環島熱潮而變得商機無限。

離開「旭海」後,重頭戲開鑼,連著八公里的一九九甲縣道以一公里七點五的坡度向上爬升,騎到盡頭的〈舊牡丹〉後,還有一九九縣道的十二公里路在等著。

騎單車爬山路,是比耐力而不是拼速度,一股作氣只能用在短暫的攻頂,面對連綿的山路,只能龜速前進,除了要掌握好變速技巧,隨時選擇適當檔位,還要懂得調勻呼吸節奏,才能持續而長久的一路往上。

趁機自己玩了起來,拍這個做什麼?拍照做記錄真是停下來休息最好的藉口。

這條蛇在橫越馬路時剛好車子經過,頭部被輾個正著,身體部位還整個完整,運氣真衰。

海岸山脈的層巒疊翠,襯著遠處的海天一色,交織成動人的風景,正騎得氣喘如牛,值得暫時停下腳步,暢快地深呼吸,鬆弛一下緊繃的身心。

已經看到一九九縣道的路標,表示第一階段八公里的考驗完成,緊接著還有十二公里的山路在前面等著。

上午十點三十分,終於騎到〈199甲〉和〈199〉縣道交會點的〈舊牡丹〉,原住民風味的路標非常醒目,碰到一位獨騎的單車客也在這裡休息,以為他是從對向而來,想向他打探一下前方路況,結果他是從車城方向來的,從這裡開始和我們一樣要往台東方向。

轉到一九九縣道後,以為會繼續爬坡,意外的竟是一段平坦的的道路,而且兩邊都是野薑花田,空氣中瀰漫著淡淡幽香,讓人忘了疲累,十五分鐘後,騎到「東源村」。

「東源村」為排灣族的原住民部落,整座村落由群山環繞,風景秀麗,村內最有名的景觀是一片綠意盎然的水上草原,並盛產野薑花,景緻如詩如畫,相當迷人。

東源水上草原面積約有六公頃,四周有蓊鬱的森林及幽靜的山谷,池畔長滿野薑花,看似一片綠地,其實是一大片沼澤,擁有獨傲全屏東縣的溼地生態,具有發展生態旅遊的優勢條件。

這一片排灣族語稱為「不動」的水上草原,就是不准開墾破壞之意,為排灣族人的聖地,必須在部落長老舉行儀式並在額頭抹上豬油後才能進入,否則會遭到惡靈詛咒。

東源村以盛產野薑花著名,野薑花正式名稱為〈穗花山奈〉,純潔雅逸、香味濃郁,要看滿山遍野的野薑花及享受撲鼻的花香,八月至十月來到這裡一定不會讓人失望。

離開東源村水上草原繼續北上,在公路旁即可看到這處廣闊的湖面,有人說一個湖是風景中最美麗、最富於表情的姿容,它像是大地的眼睛,這個圍繞在青山之中、水色澄黃的湖泊,有一個哀傷的名字叫:「哭泣湖」。

據說以前東源村的排灣族人原本居住在枋山溪上游,後來族人想尋覓一處更好的生活環境,經過翻山越嶺後終於發現這個地方,當大家看到幽靜的湖泊時,決定遷居此地,因此才有「哭泣湖」的名字,其實〈哭泣〉兩個字在排灣族語中,是水流匯集的意思,一點都不哀傷。

在爬過不曉得多少崎嶇彎道和陡坡後,看到台九線南迴公路的路標,騎到這裡表示艱苦的爬坡路段即將結束。

上午十一點五十分,終於騎到南迴公路的「壽卡」,爬坡路段結束,可以好好的喘一口氣,從清晨五點起床,騎到這裡共花了將近七個小時。

「壽卡」是南迴公路的最高點,海拔四百五十五公尺,跨越這裡,就進入台灣東部,可說是海線單車環島的聖地,因為是一個里程碑。叉路口有一棟廢棄的派出所,門板牆壁被環島單車客當成留言版,形成一處很特殊的景觀。

塗得密密麻麻的簽名留言,可以證明現在單車環島有多麼火熱,不過看了一下,還是年輕人及大學生佔多數。

輸人不輸陣,都已經這麼多人塗了,再加一個應該沒有什麼大礙,至少罪惡感少一些,各位鄉親如果有經過,試著找一找在哪裡,可以增加一點旅途中的小樂趣。

短暫休息十分鐘後,十二點整再次出發,南迴公路的最高點「壽卡」也是屏東和台東縣的分界點,過了這裡就跨進台灣東部,由此一路都是下坡路段,辛苦奮戰了一上午的龜速爬坡,緊接著將享受一段凌風奔馳的快感。

快感很短暫,十二公里的下坡路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來到東海岸,很多人通常只把屏東楓港到台東達仁的這一段台九線稱為〈南迴公路〉,其實在公路局的界定上,從達仁到台東市這一段台九線濱海路段,仍然屬於南迴公路,而從台東到花蓮的台九線才是〈花東縱谷公路〉。

東海岸是台灣最後一片未被汙染的淨土,湛藍的天空與蔚藍的太平洋,渾然天成,毫無人工矯飾,顯得超然世外、安寧和美麗,海闊天空的輕鬆感,讓人心靈也跟著澄淨明亮了起來。

下午一點十分,騎到「大武村」。

「大武村」是南迴公路中途必經之地,這是從清晨離開滿州鄉後,再次碰到的統一超商,早上吃得很早,又騎了一上午的山路,肚子早就餓得吃不消,看到這家超商簡直像看到天堂一樣。

中午吃了排骨便當和布丁,今天是環島以來覺得中午最餓的一次,統一超商的便當雖然是微波食品,但有朋友曾去參觀過生產流程,認為在衛生控管方面值得信賴,於是我便成了他的忠實客戶。

在超商休息到下午二點整,再次往太麻里前進,沒想到原本晴朗的天氣突然就變天,前方烏雲密佈,但是離預計今晚要夜宿的「知本」還很遠,無論如何還是得啟程。

果然騎了半小時就下起傾盆大雨,環島十天以來都是豔陽高照的天氣,沒想到一到東海岸就碰上午後雷雨,所幸剛好騎到一處可以躲雨的民宅,半個多小時後雨勢稍歇,趕快替行李穿上雨衣好趕路,天色已經越來越晚了。

午後雷陣雨說來就來,說停就停,陰霾的天空另有不同的景緻,雨後的天氣少了酷熱多了清涼,看到沙灘有人在放長線釣大魚,喜歡海釣的我不免要停下來觀察一番。

從赤道而來的「黑潮」就流經太麻里沿岸海域,帶來很多迴游性魚類,也使得太麻里沿海成為東台灣重要的漁場與釣場,南迴公路這一帶海岸是最容易釣到大魚的地方,常可見釣友們在海岸邊插上高高的魚竿灘釣。

「放長線釣大魚」是台東特有的岸釣法,六十年代就發源於這一帶的斷層海岸,其方法是雇請膠筏將魚餌帶至離岸數百公尺的外海沉放,近年來更發展為用遙控小艇施放,這種釣法對象魚體型均十分巨大,如牛港參、紅槽、海雞母、石斑等。

以為來到東海岸後應該是一路平坦的公路,沒想到由達仁到太麻里這段海岸線只是狹窄的平原,南迴公路就開闢在中央山脈大武山群峰的山腰上,雖然看起來不是很陡,但騎起來還是非常吃力,整個行程因此慢了下來,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環島行程因為我要拍照記錄,因此 Rock 一路都騎在我的前方,他平常很講究養生之道,果然是個勇腳,除了行李還揹個電腦,我時常要使盡吃奶力氣才能追趕上他。

下午四點十分,騎到「金崙溫泉」。

午後雷雨雖已停歇一陣子,但天空仍是黑壓壓的一片,今天騎了一天山路,真的是累了,如果要照原定計劃騎到知本,除了要騎到天黑,看樣子還會再遇上大雨,因此和 Rock 決定今天行程到此結束,晚上就在金崙過夜。

「金崙溫泉」是南迴公路台東段的風景點之一,由於開發得較晚,目前旅館並不多,今天又逢星期六,問了幾家竟然都客滿,只有這家〈美之濱溫泉渡假村〉還有空房,而且只剩最簡陋的房間,我和Rock毫無猶豫的決定進住,克難對我們來說不是問題。

房間確實很簡陋狹窄,但還算整潔乾淨,一晚八佰元的價錢含泡溫泉,兩人分攤其實很划算,因為光泡溫泉,一個人就要收費一佰伍十元。

兩個大男人今晚又要擠在這張小床上,已經擠過兩次,也就不差這一晚,今天實在騎得太累,晚上又有溫泉可泡,應該可以一夜好眠,只是床墊薄了點,不知明天睡醒會不會腰酸背痛。

今晚溫泉真是可以泡到脫皮,因為我們住的房間門口竟然就是溫泉池,真是方便啊!住房設得離溫泉池這麼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新鮮事,這家旅館未免搶錢搶得太兇了點。

這家溫泉旅館今晚整個爆滿,而且大部分都是環島單車客,和老板娘聊天後,才知道他們現在主要的客源都是單車族,以前只有假日才有生意,現在幾乎天天客滿,台灣的這股單車環島熱潮,除了給很多行業帶來新的商機,也讓很多瀕臨歇業的老旅社,起死回生。

「金崙溫泉」的水質無色透明,稍帶硫磺味,屬於鹼性碳酸泉,這家溫泉旅館雖然不是很高檔,大眾溫泉池倒也不小,還有SPA沖水設施,對環島單車客來說,能在勞累一天後有溫泉可泡,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晚上果然下起大雨,只好吃旅館提供的晚餐,雖然統一菜色,但價錢很合理,兩人份五菜一湯才二佰四十元。

環島以來今天真是受盡折磨,除了爬山路,還碰上下大雨,騎車不怕驕陽肆虐,但碰到下雨真的很討厭,要顧慮行李被淋濕,也不方便拍照,單車更要花時間保養,還好有東海岸美麗的景致和溫泉,才讓有點低落的士氣得到平衡。

明天,要沿著漂亮的東海岸繼續往北,祈禱老天不要再下雨!

環島第十天路徑軌跡圖

今日里程:102.5公里     最高時速:46.2公里     平均時速:17.4公里     合計里程:833.8公里

《 單車環島•第十一天 》

回首頁

Nikon D70   2008/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