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堂」棟架彩繪介於廟與民宅之間,而不像台灣大寺廟的奢華,雖簡樸卻充分表現了傳統建築藝術,匾額為書院重要的歷史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