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著名作家余秋雨說:「天一閣只是一個藏書樓,但它實際上已成為一種極端艱難、又極端悲愴的文化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