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粒茴香豆,一碗太雕酒,咸亨酒店為那逝去的遙遠的悲劇人生,提供了最真切的感性形象和氛圍背景。